国内首批民营宽带运行商证照正式发放,国内或

多年来宽带市场的垄断问题—直被社会所诟病。昨日工信部发布正式通告,鼓励民间资本以多种模式进入宽带接入市场,首批试点城市共有16个。

本周三,工信部公布了《关于开放宽带接入市场的意见》,拟规定鼓励民营企业参与宽带接入网络设施建设和运营;鼓励民营企业参与宽带接入网络的投资并与基础企业开展合作;鼓励民营企业提供宽带转售服务等。基础运营商不得与民营企业签订排他性协议、并建立价格动态调整机制。宽带接入市场开放的首批试点城市有16个,试点时间为3年。

北京宽带市场将向民资开放

自民营进入电信业的闸门打开后,传统通信市场竞争环境开始发生微妙变化,继虚拟运营商开放之后,我国首批民营宽带运营商牌照也于昨日正式发放。

试点不包括北京

早在10月14日,工信部部长苗圩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已经明确表示宽带接入网将向民资开放。更早之前,民营资本已经以某些形式,广泛的参与到全国各地宽带接入市场的建设中来,例如代建代维宽带基础设施,甚至可以分成电信资费收入。宽带接入市场从政策层面宣布开放,将吸引不少民营企业家进军电信市场的勃勃雄心。尤其是三大运营商这几年全力角逐LTE市场,民营资本将能够有效弥补宽带投资下降,促进宽带接入市场从基础建设到业务层面的繁荣。

京华时报讯昨天,工信部批复了北京市通信管理局的申请,同意将北京市纳入宽带接入网业务开放试点城市,这意味着北京的宽带接入市场将向民间资本开放。

据悉,江苏省在国内首发宽带运营商第一批试点牌照,获牌企业分别苏宁云商、长城宽带、网宿科技3家。

宽带接入向民资开放,是继虚拟运营商后,工信部推进的又一项民资进入电信的业务。针对民营企业自建基础设施并以自有品牌为用户提供宽带上网服务的模式,工信部制订了具体的试点方案,首批试点城市共16个,试点时间为3年,包括广州、武汉、上海等城市,北京不在试点范围内。

这一天来的晚了一些。时光回到2003年,成都泰龙电信通过和成都联通合作,代为建设驻地网并发展固话用户,泰龙电信则可以分享月租费、初装费和通信费用。这一模式很快就吸引了铁通、网通的合作,有效挑战了当时在成都电信市场处于垄断地位的成都电信。但是,由于这一模式属于政策监管模糊地带,泰龙电信很快遭到严厉打击,“泰龙模式”也几乎销声匿迹10年之久,宽带接入市场成为国有运营商的自留地。

根据工信部此前发布的相关通告,鼓励民间资本以多种模式进入宽带接入市场,既包括鼓励民营企业建设宽带接入网业务所需的基础设施,也包括民企以自有品牌为用户提供宽带上网服务。此前首批获准民资进入宽带市场的试点城市包括哈尔滨、上海等16个城市。工信部副部长尚冰在不久前的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曾表示,年内宽带接入业务的开放试点城市将扩至30个以上。

去年12月25日,工信部发布《关于向民间资本开放宽带接入市场的通告》,并附《宽带接入网业务开放试点方案》。《宽带接入网业务开放试点方案》显示,自今年3月1日起,工信部正式开放宽带接入业务,民营企业可以申请宽带运营商牌照,试点城市包括北京、太原、沈阳、哈尔滨、上海、南京、杭州、宁波、厦门、青岛、郑州、武汉、长沙、广州、深圳、重庆、成都,共计17个,试点期为三年。

此前电信和联通开展TDD-LTE和FDD-LTE混合组网试验,试点城市也不包括北京。

2010年,《国务院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发布,鼓励民间资本参与电信建设,电信市场开放猛然加速。2013年底,中国放开移动转售业务,截止目前已经发放了4批移动转售牌照,数十家虚拟运营商很快乘势而起;今年7月份成立的铁塔公司,也特意强调了要引入民间资本。宽带接入市场的全面开放尽管姗姗来迟,对电信市场促进竞争、持续繁荣的重要性不可估量。

工信部通信发展司有关负责人说,向民间资本开放宽带接入市场,将有力拉动民间投资,扩大信息消费,促进宽带网络基础设施建设和宽带业务服务水平提升,为用户提供更多的选择和更好的服务。

业内人士认为,对于消费者,宽带接入网业务开放的直接结果是,民营的加入会使得消费者可选择的宽带品牌将会增加,市场的竞争升级将促使整体宽带市场的资费进一步下调,而这也符合国家关于提速降费的宗旨。

工信部介绍了两种民资接入模式。一种是民营企业以资本合作、业务代理、网络代维等多种形式和基础企业开展合作,分享收益;另一种是拥有ISP经营许可证的民营企业,从基础电信企业租用接入网络资源,以自有品牌为用户提供宽带上网服务。

纵观国外很早就展开的移动转售和宽带转售业务,鲜有成功的案例。目前已经开展移动转售业务的几十家虚拟运营商,大多数的发展前景也不为业界看好。不过,一批先行者倒下去,马上就有另一批冒险者闯进来,为电信市场源源不绝的注入新鲜血液。也许不需要多久,中国宽带接入市场也会出现类似Google光纤的千兆宽带计划,以及宽带业务的互联网化运营,形成更加开放多元的电信产业发展体系。

工信部在批复中表示,自本批复印发之日起,民营企业可根据有关规定,向北京市通信管理局提出在北京市开展宽带接入网业务试点的申请。

首批三家亮相

据悉,参与试点的企业认缴注册资本最低限额为2000万元人民币,且要有3年以上电信行业从业经验。《试点方案》自2015年3月1日起实施。

实际上,在北京的宽带市场,一直有宽带通、长城等民资的宽带企业,不过这些民营的宽带运营商之前拿到的是电信增值业务中的“驻地网”业务牌照,并非真正的宽带业务牌照,从事宽带接入业务属于灰色地带。此次北京进入试点,意味着民资宽带运营商今后可以名正言顺地开展宽带业务。

宽带市场向民营资本“开闸”已不是首次。早在2001年,原信息产业部就在包括上海在内的一些城市,允许民营资本进入宽带市场,并由此产生长城宽带、方正宽带等品牌。去年9月,上海市通信管理局又批准了一橙网络、市南电信、长信科技等三家企业,进入宽带运营市场。

“最后一公里”仍是问题

宽商智库秘书长邹学勇表示,民营企业进入宽带市场,可以有三种方式,一种是租赁基础运营商的网络;一种是自建网络;另外还可以和基础运营商合作共建共享网络,这将改变目前北京市场宽带业务的格局。他认为,民营宽带商进入市场,会带来两大变化,一是打破原有的社区宽带垄断的局面,一个小区的用户不再只能选择一家或者少数几家宽带运营商的服务,市场竞争也将带来网速的提升和资费的下降;另一个变化就是民营企业的灵活性能给用户带来更多的业务选择,满足更加个性化的用户需求。

而在北京地区,市场上也存在像宽带通、长城、方正等提供宽带服务的民营企业,但这些企业持有的电信增值业务中的“驻地网”牌照和因特网接入许可牌照,在宽带接入市场开放后,意味着民资可名正言顺地进入宽带市场。

自国家发改委高举“反宽带垄断”大旗后,电信和联通从2013年1月1日起实行了对等互联互不结算,并大幅下调了互联网专线接入价格。不过有分析人士称,如同虚拟运营商从三大基础运营商拿到批发价一样,民营宽带运营商也要从基础运营商处买宽带,并无价格优势,因此降价空间有限。

独立电信分析师付亮则认为,让民资进入宽带市场并不难,对于监管部门来说,难的是如何创造出有利条件,让宽带市场真正实现充分竞争。

此次首批三家试点企业中,苏宁之前已拿到虚拟运营商牌照,截止2014年年底,苏宁互联转售业务用户已超过50万户,位列42家虚拟运营商前列。此次拿到宽带运营商牌照,苏宁可以直接面向企业单位等商业机构和普通住宅用户提供宽带服务,其运营主体为苏宁通讯公司。

电信专家付亮认为,宽带接入“最后一公里”仍卡在物业手上,即便开放市场也不—定能打破垄断,还需多项配套监管措施出台。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据了解,今年年初,苏宁通讯事业部和苏宁互联公司合并成立苏宁通讯公司,整合通讯终端业务、运营商代理和移动转售业务、互联网增值业务,为用户提供一站式通信服务。

付亮称,如果市场放开后,有可能会出现某个区域里某家民企一家独大的局面,如果其他企业仍不能平等进入小区,形成有效竞争,甚至用户的体验可能会更差。

苏宁通讯公司总经理顾伟对腾讯科技表示,苏宁要在云(金融、物流、数据、视频、软件应用等)、管(固定宽带网络和移动宽带网络)、端(手机、PC、家庭电视)协同的架构下,打造互联网时代的零售业务和通讯业务的生态圈。

对于固网宽带市场,付亮认为,宽带接入不一定只向民营企业开放。比如广电运营商等,这些运营商基本没有自己的网络和出口,只能与基础运营商既合作又竞争,理顺这种关系很重要。

目前,除南京以外,在全国另外15个试点城市,苏宁也在积极与当地通信管理局进行沟通,推动宽带牌照的申请工作。

■ 相关新闻

鹏博士旗下长城宽带是最后一批获得虚拟运营商牌照的企业之一,但在互联网宽带接入上可谓先驱者。数据显示,目前其在全国50多个城市设有分支机构,已经发展成为签约用户1500万,网络覆盖用户 400多万户的宽带服务商。

中国移动开放4G转售业务

鹏博士常务副总裁吴少岩对腾讯科技表示,鹏博士在固网宽带方面有优势,未来将会采用“固网宽带 移动”模式,争夺客厅用户,弥补运营商在宽带方面的短板。

昨天,中国移动宣布已向虚拟运营商全面开放4G网络和提供4G转售业务。同时中国移动将向虚拟运营商提供全新4G资费套餐。

网宿科技主要向客户提供内容分发与加速、服务器托管与租用等互联网业务平台解决方案,是中国最大的CDN及IDC综合服务提供商。从宽带业务层面来看,未来必然聚焦企业宽带细分市场服务。

中国移动称,将针对语音、短彩信、流量、WLAN等业务全面提供套餐模式、模组模式、单价资源池模式,并建立根据市场主流资费变化及时优化虚拟运营批发价格的调价机制。

高速率宽带普及提速

据中国移动介绍,首家与中国移动合作的虚拟运营商“分享通信”已顺利完成系统对接,并于11月初实现了试点放号,预计将于年内在全国25省的31个 城市正式商用放号。此外,三五互联也在福建实现了试点放号,并将在近期正式商用放号。

从业务层面来看,宽带运营商与虚拟运营商类似,就是从基础三大电信运营商租赁宽带业务后,重新制定新品牌进行二次转售,好处在于用户以后宽带上网的选择余地会更多,定制化的宽带服务会更多、价格也会趋向便宜。

中移动表示,将力争在2015年上半年实现全部17家虚拟运营商的正式商用放号。

据苏宁通讯有关负责人表示,在宽带服务推广上,苏宁将围绕自有物业、住宅小区、商务写字楼发展客户,同时后期将以门店为中心,依托现有网络资源,逐步向周边社区和楼宇渗透,以宽带网速提升为主要途径,通过光纤入户,将宽带接入能力提升到每户20M以上。

而在三大基础电信运营商宽带准备降价前夜,鹏博士已实施提速降价,500M光纤接入包年1680元、1000M宽带包年1980元,而传统电信运营商鲜有提及如此高速率的宽带,且100M宽带包年已在1800元以上。

根据工信部此前的规划,在2017年底实现所有地级以上城区家庭具备百兆光纤接入能力,4G全面覆盖城市和乡村;直辖市和省会城市等宽带平均接入速率达到30Mbps,其它城市达到20Mbps;手机流量和固定宽带平均资费水平大幅下降。

业内人士认为,民营加入肯定会在服务,还有价格上推出比三大运营商更有吸引力的促销,从而倒逼三大运营商提升现有服务,甚至宽带价格也将会进一步降低。显而易见,民营的进入对于普及高速率宽带接入将起到加速作用。

从行业角度而言,小米、360等互联网公司大力研发智能路由器,目的是抢占移动互联网入口,获取大数据,提供精准服务。而宽带运营商到来,管道式的带宽更是入口的独裁者,目前已有上千家民营企业申请“宽带运营商牌照”,为了在“互联网 ”战略下创新转型业务模型,切入移动互联网入口的粉丝经济。其次,假宽带泛乱,资费套餐和带宽价值不成正比等问题,随着宽带运营商的开放也将变得更加透明。

北京邮电大学教授曾剑秋认为,宽带市场仍然不饱和,后期对用户争夺会更加激烈,民营企业宽带增长潜力更大。

民营企业在宽带接入市场究竟能掀多大风浪,占有多大份额先不说,但眼下面临的难题却不小。

目前,在现有宽带运营体系中,除了三大运营商一级宽带运营商外,还有许多二级、三级宽带运营商及小区宽带运营商。这些二级以下的运营商都是从上一级宽带商中租用一定数量的宽带,然后再采用共享带宽的形式转售给宽带用户,一些非法宽带服务商甚至会层层转包,由此导致宣传网速与实际上网速度相差甚大的问题,民资介入后欲把宽带透明化的难度显然不小,且需有关机构的监管措施到位。

其次,小区“最后一公里”的宽带垄断等问题仍然被不断曝出。现在很多小区的宽带垄断背后,都有物业或者开发商的影子,民资介入短期恐难改变现状,尤其是面对利益博弈的时候,服务必然会大打折扣。

因此,牌照发放只是第一步,民营宽带要真正改变国内宽带格局才刚刚上路。

本文由一分钟一开的彩票平台发布于通讯产品,转载请注明出处:国内首批民营宽带运行商证照正式发放,国内或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