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找国内战役可能提升TD,首批16试点城市不包含

日前,中移动将4G网络和4G转售业务向虚商全面开放,并向虚商提供全新4G资费套餐,针对语音、短彩信、流量、WLAN等业务全面提供套餐模式、模组模式、单价资源池模式,同时,中移动将建立根据市场主流资费变化及时优化虚拟运营批发价格的调价机制,全力支持虚拟运营商的市场发展。

最新消息,中国移动目前已经向虚拟运营商全面开放4G网络和提供4G转售业务,确保虚拟运营商客户能够享受到中国移动高速的4G网络上网服务。同时中国移动将向虚拟运营商提供全新4G资费套餐,针对语音、短彩信、流量、WLAN等业务全面提供套餐模式、模组模式、单价资源池模式,并建立根据市场主流资费变化及时优化虚拟运营批发价格的调价机制,全力支持虚拟运营商的市场发展。

多年来宽带市场的垄断问题—直被社会所诟病。昨日工信部发布正式通告,鼓励民间资本以多种模式进入宽带接入市场,首批试点城市共有16个。

三大基础运营商已进入4G商用时代,数十家虚拟运营商却被挡在4G门外。尴尬不仅于此,虚拟运营商还发现,自己的3G套餐资费在价格上比基础运营商的4G资费还要高出不少。不仅网速慢、而且资费高,照这样下去,虚拟运营商在公众市场走入的是条死胡同。

早在今年6月在上海举行的MAE上,中移动市场部副总经理徐刚就表示,中国移动正积极开放的迎接虚拟运营商进入到电信市场,并为虚拟运营商提供满足不同需求的系统接入模式,开放全网能力,为虚拟运营商提供优质的服务。同时,中移动为虚拟运营商提供了包括网络、产品、系统、能力等方面支持,如在网络方面,中移动所有的网络向合作伙伴提供,不仅是2G,3G,甚至是中移动正在建设中的4G。

为了加快虚拟运营商发展,在上周结束的2014中国移动全球合作伙伴大会期间,中国移动召开虚拟运营工作推进会,与17家虚拟运营商代表共同研讨加速推进虚拟运营商商用放号工作。自今年5月以来,中国移动积极推进各项虚拟运营商的工作,目前已经完成了虚拟运营商业务流程、规范制定、号码分配与制作和支撑系统的建设与上线,同步制定和完善了虚拟运营商USIM卡制作、端到端测试等多个业务流程,为虚拟运营商的大范围商用放号,做好了全方位的准备。

试点不包括北京

幸运的是,这条死胡同被敲开了缺口。国美极信通信、分享通信两家虚拟运营商已明确对外宣布,获批中国移动4G转售业务 。这是三大运营商首次与虚拟运营商开展4G网络的移动转售业务。

在此之后,中移动相关人士已多次公开表示,中移动对虚商持积极开放的态度,并将为虚商提供4G网络接入业务。

据了解,中国移动正在根据虚拟运营商的合作意愿和计划加快开展与爱施德等9家企业的系统联调测试,并将于2015年1月份再实现7家企业商用放号,力争在2015年上半年实现全部17家虚拟运营商的正式商用放号。首家与中国移动合作的虚拟运营商“分享通信”已顺利完成系统对接,并于11月初实现了试点放号,预计将于年内在全国25省的31个城市正式商用放号。此外,三五互联也在福建实现了试点放号,并将在近期正式商用放号。

宽带接入向民资开放,是继虚拟运营商后,工信部推进的又一项民资进入电信的业务。针对民营企业自建基础设施并以自有品牌为用户提供宽带上网服务的模式,工信部制订了具体的试点方案,首批试点城市共16个,试点时间为3年,包括广州、武汉、上海等城市,北京不在试点范围内。

但是死胡同敲开之后是否会是康庄大道,批零倒挂的问题最快何时能得到解决,仍是个未知数。

据了解,自今年5月以来,中国移动积极推进各项虚拟运营商的工作,目前已经完成了虚拟运营商业务流程、规范制定、号码分配与制作和支撑系统的建设与上线,同步制定和完善了虚拟运营商USIM卡制作、端到端测试等多个业务流程,为虚拟运营商的大范围商用放号,做好了全方位的准备。

此前电信和联通开展TDD-LTE和FDD-LTE混合组网试验,试点城市也不包括北京。

虚拟运营商对接4G

目前,中国移动正在根据虚拟运营商的合作意愿和计划加快开展与爱施德等9家企业的系统联调测试,并将于2015年1月份再实现7家企业商用放号,力争在2015年上半年实现全部17家虚拟运营商的正式商用放号。

工信部介绍了两种民资接入模式。一种是民营企业以资本合作、业务代理、网络代维等多种形式和基础企业开展合作,分享收益;另一种是拥有ISP经营许可证的民营企业,从基础电信企业租用接入网络资源,以自有品牌为用户提供宽带上网服务。

国美旗下虚拟运营商品牌极信通信10月底获得工信部批复,与中国移动合作在全国35个城市正式开展移动转售业务,包括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

首家与中国移动合作的虚拟运营商“分享通信”已顺利完成系统对接,并于11月初实现了试点放号,预计将于年内在全国25省的31个城市正式商用放号。此外,三五互联也在福建实现了试点放号,并将在近期正式商用放号。

据悉,参与试点的企业认缴注册资本最低限额为2000万元人民币,且要有3年以上电信行业从业经验。《试点方案》自2015年3月1日起实施。

尤其值得关注的是,国美极信通信的移动1705号将开放支持4G网络。“预计是在12月中下旬,极信通信开放1705号码的预约及正式受理,也即意味着极信通信开始正式向公众推出4G业务。具体的4G资费套餐及业务形式,我们还在紧张测算中,”国美移动转售业务市场渠道中心广宣部经理徐秀娟表示。

“最后一公里”仍是问题

另一家虚拟运营商分享通信则表示,在10月30日拨通了首个1705号段的移动电话,并发布高速上网的4G版本“分享SIM卡”。分享通信执行总裁康志斌对《IT时报》记者表示,“分享通信从8月份即开始与中国移动进行系统对接,到目前为止已完成技术测试,并为确保用户体验进行了多省市的测试,在本次实际拨打中,通话语音质量清晰稳定。”但是对于4G业务的资费及放号数量,分享通信方面并未给出明确答案,只表示预计近日公布。

自国家发改委高举“反宽带垄断”大旗后,电信和联通从2013年1月1日起实行了对等互联互不结算,并大幅下调了互联网专线接入价格。不过有分析人士称,如同虚拟运营商从三大基础运营商拿到批发价一样,民营宽带运营商也要从基础运营商处买宽带,并无价格优势,因此降价空间有限。

目前来看,在三家基础运营商中,中国移动在向虚拟运营商开放4G网络上走在了前头。原因其实不复杂,“这是中国移动从去年底开始将资源向4G集中的必然结果。”业内独立分析师付亮表示。反观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目前还处在40个城市LTE混合组网试验的阶段,4G业务并没有真正在全国范围内开展,还不具备向虚拟运营商们开放4G业务的条件。据悉,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已对虚拟运营商表态,承诺在具备完全的4G能力后,即正式获得FDD牌照后,向虚拟运营商开放4G。

电信专家付亮认为,宽带接入“最后一公里”仍卡在物业手上,即便开放市场也不—定能打破垄断,还需多项配套监管措施出台。

实际上在今年6月,中国移动就已经明确表态,会向虚拟运营商开放4G网络的转售业务。“4G合作开始,对提升中国移动竞争优势的作用几乎可以忽略,但有可能改变与中国移动合作的虚商所发展用户落后于联通电信的局面。”付亮认为。

付亮称,如果市场放开后,有可能会出现某个区域里某家民企一家独大的局面,如果其他企业仍不能平等进入小区,形成有效竞争,甚至用户的体验可能会更差。

对于固网宽带市场,付亮认为,宽带接入不一定只向民营企业开放。比如广电运营商等,这些运营商基本没有自己的网络和出口,只能与基础运营商既合作又竞争,理顺这种关系很重要。

■ 相关新闻

中国移动开放4G转售业务

昨天,中国移动宣布已向虚拟运营商全面开放4G网络和提供4G转售业务。同时中国移动将向虚拟运营商提供全新4G资费套餐。

中国移动称,将针对语音、短彩信、流量、WLAN等业务全面提供套餐模式、模组模式、单价资源池模式,并建立根据市场主流资费变化及时优化虚拟运营批发价格的调价机制。

据中国移动介绍,首家与中国移动合作的虚拟运营商“分享通信”已顺利完成系统对接,并于11月初实现了试点放号,预计将于年内在全国25省的31个 城市正式商用放号。此外,三五互联也在福建实现了试点放号,并将在近期正式商用放号。

中移动表示,将力争在2015年上半年实现全部17家虚拟运营商的正式商用放号。

本文由一分钟一开的彩票平台发布于通讯产品,转载请注明出处:自找国内战役可能提升TD,首批16试点城市不包含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