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diaTek被人暴光面前遭逢72亿反操纵罚款,德州仪

高通公司终于决定改变其“一个配置、两个价格”政策。

,“随着中国LTE网络的部署,高通有机会销售更多智能手机芯片并获得更多专利授权费。预计在下一个五年中,公司年度营收和每股利润都能有两位数的增幅。” 高通CEO保罗·雅克布说。

垄断调查

两个美国公司在美国的专利大战,庭审现场出现了中国的手机公司。

近日,中国电信市场部总经理刘平在“2015中国电信终端产业合作战略发布会”上表示,从12月1日开始,针对中国电信CDMA网络1299元以下终端,高通芯片价格将与同等价位中国联通UMTS网络终端“同价”。

目前,高通是全球唯一一家能提供完整2G/3G/4G手机芯片解决方案的企业,拥有众多核心专利,主要利润则来自于专利授权。

不能否认,这的确是个微妙的时间节点。

图片 1

这一CDMA产业链“重大利好”,预计将帮助每部采用高通CDMA芯片的厂商减少超过4美元成本。过去,高通提供给CDMA网络的同配置芯片价格比UTMS网络(WCDMA/GSM系统双制式或者TD-SCDMA/GSM双制式)普遍高5美元。

然而保罗·雅克布的“如意算盘”打得为时尚早了。

12月4日,工信部正式向三大运营商发放4G牌照,中国移动、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均获得TD-LTE牌照。这意味着4G的步伐越来越近。

国是直通车 侯雨彤 制图

据行业人士分析,高通改变政策有竞争对手联发科、Marvell进入CDMA产业链的市场原因,同时,发改委对高通反垄断调查中“整机作为计算许可费基础”即指向高通可能涉嫌利用垄断地位制定“不公平高价”。

就在国内4G牌照即将发布之时,11月25日,高通公司发表声明称,发改委已经启动了对公司的反垄断调查。有消息称,高通在北京和上海两地的公司,同时被发改委进驻调查,并带走了一些市场、财务等资料。

而正在该4G牌照发放日期前后,全球移动芯片行业龙头——高通公司却陷入了来自中国发改委的“反垄断调查”。11月25日,高通公司发表声明称,发改委已经启动了对公司的反垄断调查。

苹果首席诉讼律师:高通要想赢得诉讼非常困难

中国电信已争取多年

在4G大幕即将拉开之时,高通便遭遇了“下马威”,被调查消息传出当日,高通股价下跌了2.6%。而且随着调查的进一步深入,极有可能触动或改变高通收取专利授权费的商业模式。

“目前4G刚刚起步,产业仍不明朗的情况下,高通陷入‘反垄断调查’,这背后原因或许是,目前就4G 的专利谈判,高通与发改委正在相互博弈。” 通信行业观察人士贾敬华告诉新金融记者,高通和中国手机厂商之间关于芯片和专利授权价格的谈判可能已经开始。

美国当地时间1月11日,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ederal Trade Commission,下称FTC)指控高通涉嫌损害智能手机及其零部件行业竞争一案开庭审理。在这次审理中,中国的华为公司和联想公司出庭作证,苹果也出庭作证。

“高通在CDMA网络收费要贵一些,这是以往的历史了。”酷派集团副总裁曹井升对记者说。

“最后只能达成妥协,高通不会抗拒。因为,中国市场足够大,失去中国市场它肯定就不是全球第一了。”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国内芯片厂商高管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事实上,从3G时代一来,高通基本上垄断了CDMA技术专利。凭借其在专利上的深厚技术积累和严密的知识产权布局,国产手机厂商每出货一部手机,除了向高通支付芯片或解决方案费用外,还需向高通支付专利费。

苹果公司首席诉讼律师Noreen Krall接受国是直通车记者专访表示,苹果和高通在专利授权方面主要存在三个分歧:一是高通公司双重收费,既收取芯片费用,也收取授权费用;二是“无授权,无芯片”,如果不为授权付费,高通将不提供芯片;三是高通公司授权费按照手机整机百分点收费,而智能手机中的许多创新与高通的通信芯片没有关系。

为了改变CDMA网络这一现状,中国电信由董事长王晓初、主管市场副总经理高同庆亲自挂帅与高通谈判,“王董事长、高总从好几年前就开始谈了,有时专门为了这个事情飞到美国谈一天再飞回来。”刘平说。

4G市场占有率高达6成

“这种情况,国内政策层面很明显不愿意在4G上重现。”贾敬华表示,虽然高通在4G领域尚不具备压倒性优势,但值得注意的是,4G芯片必须向下兼容3G网络。如果高通仍选择收取专利费的话,4G手机终端厂商仍然要向高通交纳专利费。

众所周知,高通持有众多移动通信标准必要专利,且是全球最大的基带芯片生产厂商之一。高通公司在相关国家的通信标准必要专利许可市场及全球基带芯片市场具有市场支配地位。其中,高通公司持有大量与3G(WCDMA和CDMA2000)及4G无线通信标准相关标准必要专利,而专利许可也是高通最重要的商业模式和收入来源。

“高通在EV-DO网络(即电信CDMA网络)是绝对垄断地位。如果说其他运营商移动终端芯片市场增长10%,高通能增长3%~4%,中国电信增长了10%,高通的增长至少能达到9%。”手机中国联盟秘书长王艳辉25日对记者说。

智能手机的快速普及让高通成为全球芯片市场的“新王者”。

“4G手机、设备厂商很难绕开高通的专利。” 一位国产手机人士向新金融记者表示,根据中移动此前要求的5模10频终端,必须包含GSM/WCDMA/TD-SCDMA/TD-LTE/LTE FDD 5种网络制式,而目前只有高通等国外芯片巨头才能提供符合该要求的成熟芯片。

由于高通的很多专利都是生产智能手机绕不开的,因此几乎所有的手机生产商都需要向高通缴纳专利授权费。在业界,这项费用被人称为“高通税”。

我国《反垄断法》第十七条规定,禁止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经营者“以不公平的高价销售商品”。发改委的《反价格垄断规定》中,认定“不公平的高价”考虑因素之一为销售价格是否明显高于其他经营者销售同种商品的价格。

目前,高通的市值早已超越“老明星”英特尔。Strategy Analytics数据显示,如果按照出货量算,2013年第二季度的全球蜂窝基带芯片市场上,高通市场份额占到63%,而联发科和英特尔仅为13%和7%。其中,LTE基带芯片占高通总出货量40%以上,预计高通还将进一步提升LTE基带芯片的出货比例。

在去年30款中标中移动的TD-LTE终端中,有12款采用高通的芯片。在今年8月份中国移动的TD-LTE终端招标中,总共20多款终端机型中,采用高通芯片的高达15款。

“高通的授权费是非常不公平的,高通利用了在芯片市场的支配地位,收取了比别家高得多,远高于竞争者的这个专利授权费”,Noreen表示。

“一样配置的芯片,EV-DO的一直要比UTMS贵5美元左右。”王艳辉说。

在4G技术和专利方面,高通的优势更为明显,其早在2006年就已经通过收购Flarion科技公司获得了近300项OFDMA基础专利。目前,高通公司在3G、4G领域拥有1400多项核心专利。

在飞象网CEO、资深电信专家项立刚看来,发改委启动对高通的反垄断调查,主要原因是高通在市场上占有垄断地位。

对于“公司必须先获得高通公司的专利许可才能销售芯片”的做法,据报道,高通首席执行长史蒂夫·莫伦科普夫在庭审上表示,这种做法是为整个行业做事情的最好方式。因为高通的专利许可涵盖了手机可能使用的更多技术,而不仅仅是该公司调制解调器芯片中的技术。而芯片并没有涵盖所有的知识产权。

曹井升认为,高通改变政策的原因可能有两个,“一个是支持CDMA产业发展,另外一个是迫于反垄断压力,给政府表个态。”

而中国市场已经成为高通最为重要的营收来源地。其财报数据显示,在截至今年9月的2013财年,高通全球总营收达到249亿美元,中国市场营收约为123亿美元,占比约49%。

对高通而言,这并不是其第一次遭遇反垄断调查。此前,高通已经在韩国、日本、美国等多地遭遇反垄断调查。2009年7月,高通在韩国因存在不利于市场竞争的行为(主要涉及CDMA芯片等),被课以2600亿韩元(约合2.08亿美元)的罚款。

该案由美国FTC在2017年发起,主要是起诉高通涉嫌损害智能手机及其零部件行业。目前庭审目前正在加州进行。16日,FTC已经完成了它的这方面的证据的提交,整个审理将于2月1日结束,之后几周内将做出裁决。

明年,联发科、Marvell、展讯都有可能进入CDMA市场。“比方说魅族的6752已经开始上市了。联发科支持EV-DO的芯片应该明年上半年就会量产,现在应该到了厂商选型的时候了。”王艳辉说。

以中国移动为例,明年九成以上的4G手机可能都需要向高通交纳专利费。时代周报记者从中移动了解到,在其4G采购终端中,采用高通芯片的设备比例高达60%。在某4G试商用城市推出的6款手机里,就有5款内置高通芯片。

“中国的市场对高通来说非常重要,国家发改委对高通的反垄断调查可能会以和解收场。”项立刚对新金融记者表示。

“这些证据是非常强有力的,高通想要赢得这场诉讼非常困难”,Noreen表示。

影响限于CDMA网络

可以说,高通在国内LTE进程中占尽优势。而在4G牌照即将发布之时,发改委恰好发起针对高通的反垄断调查,此举耐人寻味。业界认为,这是为了给即将到来的4G时代争取专利费谈判筹码。

根据高通公司此前发布的截至9月29日的年报显示,该财年高通营收248.7亿美元,同比增长3成。其中来自中国市场的营收为123亿美元,占总营收的49%。“有一半的营收来自中国市场,那么自然对于即将爆发的4G,高通肯定不会放弃中国这个市场,与政府关系搞僵。”项立刚表示,高通可能会做出一定让步,降低专利费是双方都可能接受的解决方法。

华为联想在庭审上说了啥?

在对高通的反垄断调查中,国家发改委公布七项调查方向,其中第一方向为“整机作为计算许可费基础”,这也是高通区别于其他行业独特的专利费收取方式。终端厂商不仅要向高通支付一笔芯片价格,还需支付一笔“整机计费”的授权许可费。

“在TD-SCDMA时代,国家为了加速TD发展,曾经与高通等专利拥有者签署过相关协议,TD手机可以不缴纳高通专利费,面对LTE-TDD的即将商用,大陆在LTE上特别是TDD上的专利拥有更多,当然希望高通能够有所妥协。”手机中国联盟秘书长王艳辉认为,LTE-TDD的专利问题应当是发改委发垄断调查的一部分。

日前高通公司对该反垄断调查首度表态,称:“我们正在并将继续全力配合中国国家发改委,期待很快进行首次会面。”其在声明中表示, “我们非常高兴能够支持中国企业在国内外市场脱颖而出,成为移动产业顶级的制造商”。

现场播放的华为和联想录制的证词中,两家公司解释了高通是如何通过威胁阻断芯片供应来强迫这些公司与其签署专利授权协议的。

对于终端厂商而言,普遍希望通过政府的调查减少芯片支出成本。不过,相对于简单的降价,更希望高通改变收费模式。

而上述芯片厂商高管还认为,电信运营商一定也在背后发力,“电信运营商对4G终端的补贴能力有限,如果高通的授权费居高不下,将影响4G终端的价格和最终普及度”。

此前有业内人士分析称,如果高通被认定存在垄断行为,其可能面临中国市场营业额1%至10%的罚金。根据上述财年财报显示,高通将面临最高可达12亿美元的罚款。

在证词中,联想知识产权副总裁Ira Blumberg表示,当联想希望结束与高通的授权时,高通的回复是,如果没有授权,将不出售芯片。与诺基亚、爱立信、英特尔等专利持有公司相比,高通的授权费率非常高。

虽然没有确切消息显示高通公司此番降价与发改委调查存在必然关系。不过王艳辉认为,高通芯片收费“肯定要降”,“它要给发改委一个面子。”不过,“厂家交的专利费不会大幅降低。”

“至今为止由于高通主要的竞争对手联发科、展讯等都还没有量产方案,除了华为海思及Marvell外,高通是最主要的LTE芯片提供商,海思由于主要面向华为供货,Marvell在大陆地区相对弱势,高通在LTE芯片上竞争压力较小,不排除发改委针对高通对LTE芯片的高定价发起反垄断调查的可能。”王艳辉分析称。

华为法务总监于南芬称,他们说,如果我们不延长CDMA授权,他们将停止供应芯片,这将中断华为的业务。华为与高通签署了 不公平的条款“non-FRAND” ,但是“我们没有选择”。

王艳辉解释说,即使改变了“整机作为计算许可费基础”的计费模式,按照芯片单价计费,主要针对标准必要专利,而高通在标准必要专利以外还有大量其他专利。

有海外媒体推测,发改委此举与清华紫光收购展讯、锐迪科有关,是为了保护本土芯片公司发展。民生证券相关报告中也表示,本次反垄断调查能延缓高通在新一代通讯技术发展之际对于芯片与技术的进一步渗透,给予国内芯片厂商更多的时间和更宽裕的环境研发、制造来提升实力及市场份额。

2015年,中国国家发改委裁定高通滥用垄断地位:一是收取不公平的高价专利许可费;二是没有正当理由搭售非无线通信标准必要专利许可;三是在基带芯片销售中附加不合理条件。

在目前的4G芯片市场上,高通芯片仍没有遇到强劲竞争对手,虽然今年联发科号称卖了3000万套芯片,但这些多数是超低端芯片,而且是和基带分开的芯片。王艳辉认为,高通政策的改变可能会进一步帮助高通巩固在CDMA产业链的地位。

但王艳辉认为,这种可能性极小。“首先在3G智能手机领域高通目前的市场份额已经低于联发科,针对高通进行反垄断调查没有意义,也起不到保护本土公司的目的。次之,包括联发科和展讯等的LTE TDD解决方案大规模量产要等到2014年下半年,现在进行反垄断调查为时尚早,也不属于垄断的范畴。”

在此次发改委的反垄断调查中,发改委对高通处以60.88亿元人民币罚款,相当于2013年度高通在中国市场销售额8%。这意味着,2013年,高通在中国市场的销售达到了761亿元人民币。公开财报显示,2017财年,高通全球营收223亿美元,来自中国市场的收入近150亿美元,占高通当年总收入的65%。

曹井升告诉记者,目前在1299元价位的终端中,酷派在为高通芯片支付十几二十美元费用,此次4美元的降价对鼓励该价位终端的销售是一种促进,不过范围不会扩大到所有产品线,“CDMA相对是一个比较封闭的渠道,两者之间在很多基础硬件上是不通用的。”

目前,发改委和高通并未向外界透露这次调查的内容和相关细节。本报记者致电高通全球副总裁沈劲,他表示目前没有最新的信息可以披露。

据手机中国联盟秘书长王艳辉向国是直通车介绍,在此次反垄断调查之后,高通对中国手机厂商收取的授权费比例从5%降到3.65%,收费基数为整机批发净售价的65%。

此番调整可能只是一个开端。截至记者发稿,高通公司尚未对记者的采访作出回应。

每台手机需向高通交50元

截止2016年12月31日,包括华为、中兴、联想、小米、魅族、vivo、金立、OPPO等在内的所有国产手机厂商厂商已相继与高通重新达成专利许可合作。

“我问过发改委的人,他们没有明确说,但表示外界关于此次反垄断调查原因的一些揣测并不靠谱。”上述国内芯片厂商高管称。

高通的专利授权收费方式对中国手机企业影响重大。

而台湾一家著名芯片厂商的离职高管也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高通的市占率的确很高,但是4G是一个相对小的细分市场, 一般不应以这么小的细分市场来界定整体市场占有率,否则很多都会超过5成。另外4G也有很多家在做,包含联发科,这些厂商的芯片出来后,高通市占率自然下降。

2017年,中国生产了19亿部手机。2018年1-11月,手机产量同比下降2.4%,但仍然高达18.5亿部。

iSuppli半导体首席分析师顾文军也表示,此次针对高通的反垄断调查不在于LTE,毕竟LTE在中国市场还太小。他认为,对高通反垄断的突破口在于WCDMA的市占率,或者针对客户的双重收费。高通对手机终端按整机价格收取专利费对中国手机产业的打击才是最大的。

对中国手机企业而言,高通的专利授权费是一笔不小的“负担”。根据市场调研机构Strategy Analytics在2017年公布的2016年全球智能手机利润情况来看,华为净利润率约为3.2%左右,OPPO、VIVI等也大致相同。

中国手机业界对高通按整机价格收取专利费早已有不满情绪。据了解,高通收取芯片专利费从每台手机售价的2%-6%不等,比如对中兴、华为约为2%,对海信、联想为3%,对其他品牌为5%-6%。

北京大学教授、反垄断学者盛杰民对记者表示,发改委对高通的反垄断调查虽然使高通做出了让步,例如不能要求反向授权,按照整机批发价格65%收取授权费等,但对高通“双重收费”“无授权,无芯片”的商业模式依然无法撼动。

“顺应民意!手机厂商已经呼吁很多年了,目前只有苹果是按芯片模组交专利费。国内手机厂商要额外增加任何新功能,即使是陀螺仪或者多媒体功能都必须要付钱给高通,这必然让国内手机产品特别是几个大厂商的旗舰产品受到价格制约。要知道这就平白多付50多元左右呢。现在手机厂商卖一部手机才赚多少钱?”一位国内手机厂商负责人对本报称,以前大家谈判能力有限所以就一直忍着。

目前,全球正处于5G商业化前夕,苹果和高通之间的专利大战也迎来了一个微妙的时间节点。如果高通的商业模式被撼动,那么手机厂商有望在5G时代获益。尤其是此次“带头大哥”苹果的加入,情况或许不一样。

据了解,高通已经开始与国内手机厂商就4G芯片定价和授权定价进行协商,且态度较为强硬。

Noreen表示,行业当中,众多的公司都会出庭作证,包括爱立信、英特尔、摩托罗拉、联想、华为、三星、联发科、索尼、和硕、纬创和黑莓等。而苹果也是该案的做证者之一。

“据传马上开始的LTE高通收费应当在4%左右,3G时代高通的专利拥有数量和质量上的优势,4G时代包括大陆的华为、中兴等核心专利也很多,高通的专利总量并没有3G时代那么明显,如果高通继续收取4%的专利费,是否合理应当也是发改委反垄断调查的原因之一。”王艳辉分析。

“高通税”未来会怎样?

可以参考的案例是:2009年7月,高通曾在韩国被反垄断监管机构KFTC(韩国公平交易委员会)罚款2600亿韩元(约合2.08亿美元),其理由是高通对购买其竞争对手芯片的手机厂商征收较高的专利税,而对购买高通产品的客户提供折扣。

苹果首席运营官杰夫威廉姆斯表示,自从公司 2017 年对高通提出起诉后,苹果曾提出让高通为其 2018 年款iPhone提供芯片,但是遭到对方拒绝。无奈之下,苹果只好选择英特尔。

据本报记者了解,虽然芯片业务占据高通大部分营收,但专利授权却贡献了高通大部分净利润,也是高通“独占鳌头”的最强支撑点。高通财报数据显示,专利授权在2011财年营收占比36.5%,却贡献高通税前利润的69.5%。业内人士表示,随着智能手机基带芯片未来向全模全制式(支持2G、3G、4G网络)发展,高通的专利优势将会延续下去。

此前,高通公司向每部苹果手机收取7.5美元授权费,但自2017年起,高通公司又按照整机比例向苹果收费,远高于7.5美元。2017年,苹果公司选择英特尔提供CPU和基带芯片,高通出局。

“高通不怕罚款,它最怕影响它的商业模式,即收取专利费。至于这次反垄断调查能不能触动其商业模式,就看发改委做到什么程度了。”王艳辉称。

目前,高通在全球发起多个关于苹果侵权的诉讼,希望苹果重回谈判桌,但苹果坚持不会向高通的商业模式妥协。

罚金或高达12亿美元

在德国,本周二德国曼海姆法院在最初的口头裁决中驳回了高通的诉讼,称苹果在其智能手机上安装该公司的芯片并未侵犯它的专利。

尽管目前,此次调查的结局还扑朔迷离。但上述国内芯片厂商高管认为“这次应该不会不了了之”。他对时代周报表示,“我想在未来,这个事件可能会促成国内LTE TDD专利和高通专利交叉授权。”

在中国,高通向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苹果对三项软件的侵权,福州法院向苹果发出针对相关型号的诉中临时禁令。目前,苹果公司向福州法院提交了新的证据,证明苹果相关型号手机的合规性。而高通公司则申请强制执行该判决。

据了解,当年高通就曾经协商拿出所有3G专利与大唐电信的TD-SCDMA进行交叉授权,以面对全球的通讯设备商收取专利费,但被大唐电信拒绝了。

目前,高通在中国向苹果发起24起侵权诉讼,但均为非蜂窝技术专利。

而在处罚方面,上海大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戴建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如果反垄断调查结果成立,高通可能面临营业额1%-10%的罚金。数据显示,高通上个财年的总营收为249亿美元,其中49%的营收来自于中国,达123亿美元。如果反垄断调查结果成立,高通面临处罚金额可能高达12亿美元(折合约72亿人民币)。

盛杰民表示,不可否认,高通公司的基带芯片对通信行业做出了很大贡献,应保护技术创新。但企业不应因拥有技术创新而滥用市场主导地位,如对整机收费的模式,未来5G时代,汽车也会成为终端,对整机收费显然是不合理的。因此,应在鼓励创新和维持市场公平竞争方面做出平衡。

对于高通此次的“遭遇”,有观点认为是其“政府关系”没做好。但正相反,上述国内芯片厂商高管对本报记者表示,高通一直非常注重经营政府关系,之前还到处挖相关的人才,并且有专门的团队和经费,可以说做得比许多竞争对手都要好。他认为,这次的事件,实际上已经“超出了政府关系可以扭转的层面”,而是由于高通在韩国、日本、美国等多地所遭遇的一波反垄断调查高潮所致。

盛杰民认为,美国法院的裁决,也将对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苹果诉高通的案件产生一定影响。

但在这些来自外面的压力之外,高通也面临着自身的危机。消息显示,从10月开始,高通的全球大裁员就已经开始,而且会涉及到若干公司高层,或引发董事会改组,并且目前开始波及到中国区。

例如,2015年中国对高通滥用垄断地位做出处罚后,2017年,韩国对高通在韩国市场滥用其市场主导地位处罚1.03万亿韩元罚款,并要求其改变授权行为。2018年1月,欧盟委员会对高通开出9.97亿欧元罚单。

而这次裁员则与移动芯片业务方面联发科等竞争对手的猛烈攻势有关。在3G中高端市场上,联发科已经在逐步蚕食高通的份额。高通的2013年第四季度财报显示,其营收与利润分别达64.8亿美元和15亿美元,同比增长33%和18%,但环比分别增长4%和下降4%。公司预计2014年营收增长率只有5%-11%,远低于过去几年25%左右的水平。

Noreen表示,法庭可能会判定,高通和华为、小米、OPPO、vivo 等厂商谈判的授权协议是在高通不公正使用它市场地位前提下作出的。如果中国厂商希望,法庭也可以要求高通和这些厂商重新就协议进行谈判。

苏州大学法学院教授李小伟认为,FTC和高通一案对中国手机制造商有重要的指导意义。如果高通打输官司,这就做实了“高通税”,它的商业模式就难以持续。“这有利于提升中国广大手机制造商的议价能力,造福中国消费者。”

但是,即使高通输了官司,所产生的影响,也存在不确定性。

王艳辉认为,即使高通输掉官司,新的授权模式不一定价格更低。如未来不按照整机收费,而是收取固定费用,也不一定会更便宜。这取决于双方的博弈。目前,苹果完全采用英特尔的基带芯片,增加了博弈的筹码。

其次,即使做出高通败诉裁决,高通仍可通过上诉延长最终裁决的时间,而且与手机制造商的谈判也需要时间。2019年是手机厂商推出5G手机的关键时间窗口,由于英特尔5G基带芯片的推出将晚于高通,这也会造成苹果的竞争劣势。

图片 2

本文由一分钟一开的彩票平台发布于通讯产品,转载请注明出处:MediaTek被人暴光面前遭逢72亿反操纵罚款,德州仪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