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DMA观点碰撞中的事实真相,LTE与它无大关系

最近这段时间,众多业内人士围绕着TD-SCDMA的是非功过发表了自己的看法。虽然其中不乏客观理性的分析,但是它们的吸引力远不如那些互相指责的观点来的有吸引力。在围绕TD的讨论中,以项立刚、李进良和杨骅为代表的挺TD派和以阚凯力、傅海阳为代表的批TD派经过了多次的争锋,吸引力大量不明的真相围观群众。由于他们的很多观点和客观事实并不相符合,不妨把观点拿出来分析一下,公道自在人心。

最近这段时间,一篇名为《TD式创新》的文章在网上引起了轩然大波。由于文章引用了大量业内周知的观点,这篇文章一时间得到了广泛的传播。由于TD-SCDMA早已上升到国家的高度,对于TD-SCDMA的质疑之声一直难以表达。正因为先前没人敢说的话终于被人说出来了,不少业内人士纷纷表达了赞许之情。正在这个时候,一些反驳《TD式创新》的文章也横空出世,撰文者大多是一些较为知名的通信媒体人士。遗憾的是,这些文章对《TD式创新》的文章观点并没有进行过多的反驳,而是直接绕过观点,站在国家创新的角度批判撰写文章的人,甚至是发表这篇文章的媒体。一时间,本来合理的讨论演变成了一场骂战----“你这个人都有问题,你的观点肯定不正确!”

最近这段时间,财新网一篇名为《TD式创新》的文章在网上引起了轩然大波。由于TD-SCDMA早已上升到国家的高度,对于TD-SCDMA的不同观点一直难以表达。借着这个难得的机会,支持和反对TD-SCDMA的人纷纷发表了自己的观点,一时间百家争鸣十分热闹。然而由于意见不合,一场理性的讨论演变成了骂战,一些文章甚至绕过观点直接批判撰写文章的人,甚至是发表这篇文章的媒体----“你这个人都有问题,你的观点肯定不正确!”

“2000亿元永远收不回的投资,换来一张五年就停止发展的TD-SCDMA网,而所谓自主知识产权比例饱受争议。蛮力改写科技产业路线,失败作结。” ---------《TD式创新》引语

项立刚:“由于3G到4G可以平滑升级,在中国企业凭借TD-SCDMA的积累占据了TD-SCDMA90%,WCDMA55%,CDMA2000 65%的市场份额以后,4G时代中国企业依然可以占据主导。”

作为一名长期跟踪通信行业发展的媒体人,笔者对于TD-SCDMA也有着自己的理解。为了避免被人身攻击,这篇文章主要是笔者多年对TD-SCDMA的采访记录,孰是孰非公道自在人心。

正所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看过那么多的文章心中不免有些疑惑,这里提出来希望可以找到答案。

相信很多人都看过这篇名为《TD式创新》的文章,由于TD-SCDMA早已上升到国家的高度,对于TD-SCDMA的不同观点一直难以表达。抓住这篇文章发表的机会,支持和反对TD-SCDMA的人纷纷发表了自己的观点,一时间百家争鸣十分热闹。正所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看过那么多的文章心中不免有些疑惑,这里提出来希望可以找到答案。

在《TD式创新》发表以后,项立刚先生作为长期报道通信行业的媒体人,发表了多篇批评这篇文章作者乃至发表这篇文章媒体的文章。由于以华为为首的中国企业已经超过了爱立信成为了世界第一的通信设备商,项立刚先生甚至提出这样的观点:“华为中兴的成功正是TD-SCDMA的功劳。”

1、南邮博士生导师傅海阳教授批评TD-SCDMA造假事件

问题1:TD-SCDMA智能天线真的有问题么?

一问TD-SCDMA:2000亿投资到底有没有打水漂?

根据网络上的公开资料,电信CDMA2000网络设备是由华为、中兴以及上海贝尔三家企业分别提供的。而上海贝尔作为国资委直属的央企,是由国资委和外资共同控股的。考虑到这一点,中国3G的市场份额就有了变化,CDMA2000 的基站设备100%由中国企业提供,而WCDMA中国企业的市场份额也超过了60%。

时间回到2007年12月,笔者通过一些渠道知道了南京邮电大学博士生导师傅海阳教授曾经给信息产业部去信举报TD-SCDMA的核心技术智能天线造假的事件。由于当时舆论对要不要上TD-SCDMA,怎么上TD-SCDMA有着诸多的质疑,这件事情一经曝光就引起了不少媒体记者的关注。在多次的采访中,傅海阳教授从多个不同的角度对智能天线的核心技术提出了质疑。由于笔者不懂核心技术的问题,为了在采访中更具公正性,笔者曾经带着傅海阳教授的问题咨询了TD-SCDMA的主要推动者大唐电信的有关人士,但是遗憾的是相关人士往往互相推诿甚至拒绝采访,并不愿意正面回答这些问题。

第一个对TD-SCDMA技术提出质疑的人,当属南京邮电大学博士生导师傅海阳。早在2005年,傅海阳就曾经对TD-SCDMA的核心技术智能天线提出自己的质疑,认为这项技术可能存在造假嫌疑。而傅海阳提出的问题,也曾一度受到信息产业部的关注和讨论。由于谁也说服不了对方,傅海阳于是在新浪博客上发表了多篇质疑TD-SCDMA智能天线造假的文章。随着媒体的关注,网络上掀起了TD-SCDMA是不是另一个学术造假的“汉芯”的激烈讨论。

不用说,《TD式创新》的引语部分,正是引起众人交锋的关键。由于话说的过于绝对,这篇文章一经发出就引起了众多支持TD-SCDMA人士的谴责甚至是谩骂。不少人认为,中国移动花在TD-SCDMA上的2000亿投资不仅没有打水漂,而且成为了中移动一年建设50万以上TD-LTE基站的关键。如果没有这2000亿的积累和TD-SCDMA的“平滑演进”,TD-LTE的建设步伐远没有今天这么快。

除了上述的错误,华为和中兴的快速发展和TD-SCDMA也没有必然的联系。一方面,由于全球并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和地区使用TD-SCDMA,依托海外市场发展壮大的中兴华为必然依靠的是GSM、WCDMA这样的国际主流制式。另一方面,由于中国直到2009年才发放TD-SCDMA牌照,对于2008年就已成为世界一流企业的中兴华为来说,迟来的TD-SCDMA早已没有多大的帮助。根据笔者多年的采访记录,无论是华为还是中兴的通信工程师普遍对TD-SCDMA持怀疑态度。而华为仅仅通过和西门子成立合资公司“鼎桥”的方式参与TD-SCDMA的研发,其母公司对TD-SCDMA并没有投入太多精力。

从2008年7月开始,傅海阳教授开始在新浪博客上发表众多批评TD-SCDMA造假的文章。虽然当时3G牌照还未发放,但是由于“TD八老”的上书和TD相关企业的推动,TD-SCDMA还是被内定为中国移动的3G标准。正因为如此,傅海阳教授的观点一经提出就得到了广泛的关注。正当笔者联系他做进一步采访之时,傅海阳教授却告诉笔者,由于受到国家的压力,南京邮电大学校长杨震要求他不能在任何场合指责TD-SCDMA造假。而对于已经在新浪博客中发表的众多论文观点,也会应校长要求全部删除。至此,闹得沸沸扬扬的“傅海阳批判TD-SCDMA造假”在没有任何TD人士积极回应的情况下无疾而终。

从2000年TD-SCDMA标准提出到2008年傅海阳教授在新浪博客上的公开质疑,整个TD-SCDMA技术发展已经经过了9年的时间。假如智能天线存在技术造假,众多参与TD-SCDMA产品研发的厂家完全应该发现,厂家们对此避而不提显然没有道理。但是仅仅凭借这个理由就否定傅海阳教授的观点显然也不够严谨,既然TD-SCDMA已经有大量企业加入,要想证明TD-SCDMA智能天线没有问题,当务之急是拿出来合格的产品来。事实胜于雄辩,有了合格的产品,是否造假也就有了答案。

毫无疑问,我对“2000亿投资打水漂”的观点是持否定意见的。但是要说2000亿投资完全没有打水漂,也未免过于乐观。要想建设一张覆盖完善的3G网络,运营商需要基站、站址、天线、传输线路以及铁塔等众多资源。虽然2G时代中国移动已经拥有了一张覆盖完善的GSM网络,建设TD-SCDMA网络时可以充分利用原有资源。但是由于TD-SCDMA频段较高,为了能够获得同GSM相当的覆盖水平,中国移动还是必须新建大量网络资源。而耗费巨资获得的站址资源,也的确为TD-LTE的快速建网打下了很好的基础。可以说,中国移动对TD-SCDMA的部分投资对TD-LTE是有帮助的。

傅海阳:TD-SCDMA智能天线有问题!

2、智能天线迷踪

然而情况并没有如想象的乐观,从3G牌照发放开始,中国移动的TD-SCDMA网络建设就遇到了大量的问题。作为TD-SCDMA核心优势的智能天线技术由于体积过大(相当于一块门板的三分之二),在施工过程中遭到了周围居民的大量抵制。不仅如此,由于智能天线技术不够成熟,依托智能天线的TD-SCDMA在信号覆盖上存在着严重的问题。时至今日,大量中国移动的手机用户依然停留在2G和4G网络上,3G网络的利用率仅为30%。为了解决TD-SCDMA网络覆盖较差的问题,中国移动不得不使用大量WiFi热点对数据业务进行分流,而3G信号不好也成为了中国移动心中永远的痛。

但是TD-LTE的快速建网真的和TD-SCDMA有很大的关系么?我们知道,无论运营商使用何种3G标准,所使用的站址传输资源都可以被用作4G网络的建设,这和是不是使用TD-SCDMA并没有多大的关系。同时由于TD-SCDMA和TD-LTE没有任何的兼容性,中国移动必须新建大量TD-LTE基站才能满足4G时代的网络覆盖要求。为了提前完成4G网络的建设任务,中国移动早在4G牌照发放之前就以TD-SCDMA基站的名义采购了大量兼容TD-LTE的4G基站。而所谓的“TD-SCDMA可以软件升级成TD-LTE”,本质上不过是把这些TD-LTE基站软件解锁罢了。

第一个对TD-SCDMA技术提出质疑的人,当属南京邮电大学博士生导师傅海阳。早在2005年,傅海阳就曾经对TD-SCDMA的核心技术智能天线提出自己的质疑,认为这项技术可能存在造假嫌疑。由于质疑得不到结果,傅海阳教授在新浪博客上发表的多篇质疑TD-SCDMA智能天线造假的论文,引起了大量媒体的高度关注。一时间,网络上掀起了一股TD-SCDMA是不是另一个学术造假的“汉芯”的大讨论。

2009年1月,工信部正式给中国移动颁发了TD-SCDMA牌照。由于傅海阳教授的质疑,大量媒体记者对于真正意义的智能天线有着相当的好奇。为了能够第一时间知道TD-SCDMA智能天线是否有问题,笔者在福州、广州、深圳等多个城市进行了实地调查。

时至今日,中国移动的3G用户不仅没有增加,反而出现了下滑。而TD-SCDMA的利用率也仅有官方宣布的30%,远低于联通和电信两家运营商。随着WiFi的分流和TD-LTE覆盖的进一步完善,TD-SCDMA的网络利用率必然出现进一步的下滑。可以这么说,TD-SCDMA网络将会伴随着TD-LTE的快速发展而在相对较短的时间内完成它历史使命。

从2000年TD-SCDMA标准提出到2008年傅海阳教授在新浪博客上的公开质疑,整个TD-SCDMA技术发展已经经过了9年的时间。假如智能天线存在技术造假,厂家们对此避而不提显然没有道理。既然TD-SCDMA已经有大量企业加入,要想证明TD-SCDMA智能天线没有问题,当务之急是拿出来合格的产品来。事实胜于雄辩,有了合格的产品,是否造假也就有了答案。

为了更好的了解智能天线,笔者首先采访了华为、中兴以及诺基亚西门子的TD-SCDMA网络建设优化人员。相关人员告诉笔者,由于智能天线技术并不成熟,当时的智能天线体积往往十分巨大,最小的也有家里铁门的三分之二。这种体积不仅难以安装,同时也使周边居民产生了不小的恐慌。不少居民担心如此巨大的天线产生过量的辐射,不仅阻挠施工,还主动破坏基站设备,给基站建设带来了巨大的影响。为了减少人们的投诉和恐慌,一期建设的TD-SCDMA基站很多都没有安装智能天线。

二问TD:TD-SCDMA是不是中兴华为提高竞争力的关键?

然而情况并没有如想象的乐观,从3G牌照发放开始,中国移动的TD-SCDMA网络建设就遇到了大量的问题。作为TD-SCDMA核心优势的智能天线技术由于体积过大(相当于一块门板的三分之二),在施工过程中遭到了周围居民的大量抵制。不仅如此,由于智能天线技术不够成熟,依托智能天线的TD-SCDMA在信号覆盖上存在着严重的问题。时至今日,大量中国移动的手机用户依然停留在2G和4G网络上,3G网络的利用率仅为官方宣称的30%。为了解决TD-SCDMA网络覆盖较差的问题,中国移动不得不使用大量WiFi热点对数据业务进行分流,而3G信号不好也成为了中国移动心中永远的痛。

随着3G牌照的发放,以华为为首的中国企业终于超过了传统强敌,成为了世界一流的通信设备商。有人认为,正是凭借TD-SCDMA的积累,才使得华为中兴这样的企业有能力成为世界一流的大企业,并最终大幅挤压了外国企业在中国的市场份额。

毫无疑问,外国通信设备商在中国市场份额的减少和中国企业的快速发展有着必然的联系。但是要把华为中兴的快速发展归咎于TD-SCDMA,未免有些太过儿戏。华为中兴之所以会快速发展,并不是因为TD-SCDMA做了多少贡献,而是因为它们的决策人把企业的发展方向放在了全世界。以华为为例,虽然2G时代华为所占的市场份额很小,但是这并不能阻碍这家企业的雄心。一方面随着GSM网络的成熟和WCDMA网络的发展,原来生产GSM设备的厂家把关注的重点放在了WCDMA设备上,对GSM几乎没有投入。另一方面欧美企业更多关注的是发达地区的市场,对于发展中国家关注有限。看到了这样的机遇,华为当然不会错过。华为一方面加大对GSM设备的研发,利用3G采用的一些新技术降低GSM设备的建设维护成本。另一方面,华为加大对新兴市场的拓展,利用自己研发的通信设备和优质服务赢得了大量不被欧美企业所关注的订单。我有不少在华为工作的同学都曾被派往海外工作,为华为在海外的发展贡献过自己的力量。

本文由一分钟一开的彩票平台发布于通讯产品,转载请注明出处:SCDMA观点碰撞中的事实真相,LTE与它无大关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