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连网下全场内容平台打响堆钱战,百度深度布

2014年,我们欣喜地看到,中国互联网企业的目光放得更远,除了赚钱,他们愿意思考人类的未来,生物技术的爆炸、探索浩瀚的星际。一项屌丝气重、接地气的中国互联网,也在年关之时带来了奇点大学、太空旅行,科学与幻想正在美妙地结合,电影中的场景或许不仅是想象,而是看得见的未来。

滴滴和快的旷日持久的烧钱大战以双方合并而告终,从免费到补贴,中国的用户争夺手段被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不过,出行之争并未就此结束,2015年反而愈演愈烈:百度宣布正式投资天天用车,这是一款上下班拼车为场景的用车软件。就在前几天百度还投资了同为拼车软件的51用车。而在此之前,百度还投资了用车软件鼻祖UBER并与之战略合作,跟投了易到用户C轮。至此,百度已拥有四大用车服务。

图片 1

图片 2

2014年,三足鼎立的BAT的战局依然胶着。我们遗憾地发现,高喊生态、格局、开放的他们实则越来越封闭。微信和淘宝平台的互相封杀,快的打车和滴滴打车的疯狂烧钱竞赛。用户体验沦为商业竞争的靶纸,箭越射越快,越射越准,哪里风大,哪里就有BAT,那里只有BAT。

图片 3

今年的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上,各个互联网小巨头频频提到中国的互联网行业已经进入了下半场。这批小巨头在2014年-2015年的上半年曾经在O2O点浪潮中用巨额补贴枪战市场。今天对于这些小巨头们而言,刺刀见红已经过去,市场正在加速洗牌。

文|甲方研究社

是眼巴巴瞅着眼前过日子,为了入口拼的你死我活,拼业绩拼市值,还是向谷歌一样教育员工,“在谷歌的工作能改变世界”,输送改变世界的价值观。这或许不仅仅由于中美文化的差异。我们既需要精明的企业家,也需要伟大的科学家,当然更期待像爱迪生一样的发明家,他不仅有精明的头脑,还创办了GE。

出行大战升级:从出租车到专车再到顺风车

互连网下全场内容平台打响堆钱战,百度深度布局。但对于BAT所主导的内容分发市场而言,内容大战的炎炎夏日刚刚开始。继天天快报、UC头条后,百度在10月23日正式加入了内容分发的市场行列。至此,BAT在内容领域大战的号角已经集体吹响。一场真金白银砸内容的烧钱大战正在血洗整个互联网市场。

“百度有难,八方点赞。”

风物长宜放眼量。BAT们,祝福你们的2015,能够仰望星辰,拥抱大海,穿越星际,迈出这片血雨腥风的江湖,去探索浩瀚未知的世界。

UBER一直都对外宣称自己是一家“提供出行解决方案”的公司。这一理念同样适合于中国互联网巨头们对汽车的争夺:滴滴快的打车软件之争只是开始而已,事实证明出租车软件只是一个通向其他出行方式的跳板,它们都想要做出行解决方案。滴滴快的合并后主业已转到“专车”业务,滴滴专车和一号专车正在大力拓展市场,而打车软件市场因为补贴变少,司机端和用户端都已受到明显影响。

内容平台打响金弹,要重演O2O的疯狂?

这是百度市值跌破400亿美元之后,网友针对这条新闻写下的评论。

这一年,“隔壁老马”去纽约敲钟了,替他敲钟的是8名嘉宾,前任奥运会冠军现在的淘宝店主、90后客服大学生、快递小哥、美国农场主,他们代表着“阿里生态”。今天的阿里,关系成千上万的就业,带动多个相关产业,创造新的消费时点,是中国电子商务走向世界的希望。

专车业务在中国进展并不顺利——最大的障碍便是既得利益者,垄断的出租车行业不可能放任互联网软件去颠覆它们。于是,专车司机被开罚单类似新闻屡见报端,不过这并没有阻碍具备合法资格的营运车辆加入业余或全职专车司机队伍,甚至已有出租车司机转投专车,山雨欲来风满楼,专车大战仍在继续。

2016年是各个内容平台疯狂补贴内容创业者的一年。从年初企鹅媒体平台的芒种计划开始,全年补贴不断。今年8月一点资讯推出点金计划,9月份今日头条推出新一轮的内容补贴计划。10月份百家号又杀入局中,号称要对内容生产者进行分成,12月1日UC公布了UC订阅号的“W ”量子计划,要用10亿人民币补贴分成。

去年的这个时候,百度高歌猛进,市值一度冲上900亿美元,距离千亿美元只有一步之遥。一年时间过去,百度市值距高点已经跌去大半,市值仅剩397亿美元,甚至不及10年之前的水平。

这一年,腾讯掌门人马化腾鲜少露面,但微信却无处不在。它用连接一切的决心颠覆向世界宣布,互联网与任何产业都能发生化学反应,连接信息与人、连接企业与人,但最重要的还是连接人与人。衣食住行医疗教育娱乐传媒都有腾讯投资的身影。这盘棋局,也是为了生态。

相对专车而言,顺风车基于熟人、企业和社区社交关系,有了一个浅层的信任关系,乘客和司机彼此的风险更小。同时因为接载乘客的场景特殊,所遭遇的阻力更小,比如不太容易被当做非法运营车辆查出。还有,它十分符合中国人的习惯:路边挥手搭车的习惯并没有,与熟人同事邻居拼车的习惯却一直存在。总之,拼车业务作为一种十分重要的出行方式而存在。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51用车和天天用车在2014年下半年才成立便纷纷获得雷军、知名VC以及百度投资。

过去今日头条和一点资讯两强争霸的资讯市场,在今天直接变成了BAT的三足鼎立大势。年初腾讯依赖微信、QQ这两个分发平台,借助腾讯新闻、天天快报这样的矩阵形成了自家的内容生态。当时业内还在传闻今日头条和腾讯必有之战,但这个说法转瞬即逝。

2011年3月,百度以462.04亿美元超越腾讯的市值,这是百度的巅峰时刻。时至今日,彼时的一飞冲天竟成绝唱,百度和并称BAT的阿里、腾讯越走越远,甚至被晚辈追上并超越。

这一年,狼性百度蛰伏半年进行了移动化的变革。在PC时代的绝对霸主要在移动互联时代再创辉煌需要的是彻头彻尾改革的勇气,移动互联网也绝不是简单地把PC大屏迁移到手机小屏。从百度大脑到无人驾驶汽车,技术派的百度终于越来越像一个科学家而不仅仅是个商人。

除却出租车、专车和顺风车这三大类出行方式之外,还有一类只租车不租司机的租车市场同样在与互联网深度结合,包括互联网租车和P2P租车。还有面向企业的互联网专车服务。打车软件之战的结束,才是用车大战真正的开始。

阿里系的UC在2016年全年动作不断,从浏览器转身成为资讯平台。5月10日发布订阅号,8月23日更名及云观·媒体服务平台,10月30日推出商品推广功能,12月1日发布“W ”量子计划,携6亿用杀入资讯市场,配合阿里大文娱的战略,UC构建起了内容大生态。

百度当下处境究竟是转型阵痛还是衰落的前兆?

任性的BAT全面开战

出行大战第二季:战场换了主角也换了

而在今年10月,百度逐渐把百家号作为内容分发的中心,把自家搜索引擎和百度网盘、手机百度、百度新闻等各个移动平台打通,也形成了一套内容生态。百度甚至号称要拿出100亿来砸内容。

01百度掉队

BAT的眼光永远出奇的一致,他们总能最早发现下一个风口。从年初的在线教育到年中的大电影,从关心理财到布局医疗。干的了得自己上,干不了的花钱买,就是有钱,就是任性。

出行大战第一季并不是为了出行本身,而是为了推广移动支付。尽管出租车有了打车App之后可以提升运转效率,但打车软件在车内响个不听影响车内环境、司机忙于抢单带来安全隐患,这些问题反而影响了出行体验。靠烧钱补贴的出租车软件违背商业客观规律,有些本末倒置。

内容平台纷纷烧钱,这种庞大的补贴计划让人不禁想起了2014年-2015年O2O行业的疯狂,彼时的滴滴优步、外卖平台等O2O项目烧钱不断,两者烧钱的套路如出一辙。大多数O2O项目直至今天还是不盈利的巨婴状态。正是如此,今天不少人在问,内容创业是否也在经历虚火的上半场?

属于百度的江湖早已远去。

意味深长的战争:

2015年开始,出行大战将回归用车的本质,围绕专车和拼车血拼。战场变化了,主角也变化了:不再是阿里和腾讯,而是换成了百度和腾讯。百度在专车业务上投资的UBER实力不容小觑,作为全球用车软件始祖和全球市场老大,在中国展现出了本土化能力,前段时间邀请佟大为做司机就做了一场切合本地市场的营销。51用车和天天用车未来发展如何商需观望,不过在拼车市场上确已抢得先机,从连接汽车数量来看,拼车软件的目标是所有私家车,而专车的目标则是所有具备合法营运资格的私家车,出租车的目标更小,基于此可认为拼车软件市场更大。由此可见,百度在出行上虽然后进入胜算依然存在。

尤其是在9月份那次微信阅读刷量的事件一夜曝光之后,越来越多的人对内容创业这个概念提出了质疑。

阿里、腾讯一直在争夺王者,而百度早已掉队,留下的只有BAT这个代表昔日互联网辉煌的缩略词。

滴滴PK快的

阿里原先出行服务布局只有快的,后者已被滴滴合并。阿里如果要回到用车市场,留给它的选择已经不多,易到是一个很好的选项,可是百度已有参与——不过,参与程度不高不会影响阿里后期进入。

资讯平台名为烧钱,实为生态比拼

近日BAT先后发布了2019年一季报。一季度数据显示,营收方面,阿里巴巴934.98亿元,腾讯854.65亿元,同比分别增长51%、16%;净利润方面,阿里巴巴200.56亿元,腾讯272.1亿元,同比分别增长42%、17%。

烧钱大战培养出双寡头市场

百度和腾讯为主角的第二季出行大战,移动支付不会再是唯一目的:事实证明,用打车应用来推广移动支付并不是唯一选择,微信支付能成靠的是红包而不是滴滴,支付宝钱包能成靠的是淘宝而不是快的,要推广移动支付还有理财、票务诸多手段。出行大战不会再是补贴为主地推和营销为辅,而是利用各自移动入口推广App,百度靠搜索、地图和应用分发,腾讯靠微信、手Q和应用宝。百度地图与出行的紧密关联意味着百度在入口上有先天优势。

出现质疑是正常的,在经历移动互联网初期以及O2O行业的烧钱战之后,几乎所有人都在回归市场理性,每每遇到“烧钱”二字时都会问出这个问题——未来究竟能否盈利,商业逻辑究竟是怎样的?一旦这个问题接不上去的话,这说明故事根本无法讲通。

相比之下,百度一季度营收仅241亿元,低于市场预期,同比增长仅15%;同时净亏损3.27亿元,为2005年上市以来首亏,同比下降105%。

今年1月,阿里巴巴投资的快的打车以及腾讯投资的滴滴打车掀起了一场全民打车烧钱大战。补贴金额最高时几乎相当于起步价。免费打车彻底改变了全国人民的伸手打车的传统,培养了国人预约用车的习惯。免费的背后,也带给这个多年未变的传统行业深刻的变革,约租车顺势风生水起,让“黑车”阳光化的口号响亮,传统出租车这时才明白,免费的,或许是最可怕的。

百度为何在出行领域押下重注?

当我们把“未来究竟能否盈利?”,“商业逻辑究竟是怎样的?”这两个问题套在O2O市场和资讯市场的时候会发现,两者虽然都是在大肆烧钱,但无论是烧钱的动机、烧钱的目的以及烧钱的逻辑都完全不一样。

2010年,谷歌退出内地市场之后,百度成为搜索市场绝对的龙头老大,市值一度超过腾讯,成为中国互联网的王者。

广电系PK视频网站

百度在最近一年谈得比较多的是互联网教育、互联网医疗,在O2O业务上做得最多的是糯米、团购等等,去年底投资UBER也有财务投资和国际化的考量。2015年忽然频繁投资用车服务,网上比较多的观点是三个目的:延展LBS服务场景、出行数据商业化和推广移动支付业务。

O2O的逻辑是通过巨额补贴去砸出用户习惯,企图在用户形成消费惯性之后再实现用户留存,O2O是通过钱逐渐去创造用户需求。也就是说,通过烧钱的策略,把一个低频的用户行为培育成高频的用户行为。

很多人都认为那将是百度腾飞的起点,但事实上,谷歌退华的那一年,反而成为百度昙花一现的巅峰,随后9年时间,百度开始头也不回地走向下坡路。

谁动了谁的奶酪

笔者对比不敢苟同,尤其是出行数据商业化:百度地图已拥有海量用户并因此而掌握了海量出行数据,包括拼车应用能带来的上下班数据等等。因此并不需要再投资一个打车软件来获取数据——况且大数据的前提是要有量,拼车软件距此还远。滴滴和快的拿到这么多“大数据”不也只是传说可以向出租车司机推送“痔疮药”广告吗?当然,延展LBS服务场景和推广移动支付这两个目的是有的,不过这只是业务上目的。

打一个不恰当的比方,这种做法就像是肉包子打狗,只有少数狗会因为包子好吃和你回家,但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有去无回的。平台方等于是一个个包子不断扔出去,企图把用户这条狗据为己有。

从2011年至今,阿里巴巴的营收从200亿元增至3768亿元,腾讯则从285亿元增至3127亿元,而百度从145亿元仅仅增至1023亿元,明显低于阿里和腾讯。

视频敢烧钱,视频真有钱。不过,头顶的皮鞭已经落下。生活大爆炸禁播了,字幕组达人散伙了,牌照成了王牌,合规是长久发展的必然。广电系和视频系的战争暗潮汹涌。《爸爸去哪儿2》让湖南卫视与爱奇艺撕破脸,花天价买来的网络独播权显然比不过自己建设平台。在广告的此消彼涨中,电视台和视频网站的关系得重写了。

第一点,百度要渗透到每一个用户吃穿住行。百度、阿里和腾讯都有包下用户吃穿出行的野心,就是说要分别从信息、电商和社交转向“生活服务化”,尤其是百度和腾讯更是明确地将连接服务作为公司级战略。而出行则属于关系到每个用户最重要的服务,从这个层面来说,腾讯和百度不可能不进入该领域。现在百度能够频繁动作,是因为2014年在AT血拼烧钱时保存了大量的子弹,2015年必然会更多投资需求的释放。

但资讯平台的逻辑完全不同,因为资讯的消费实际上是刚需。内容消费者一直都是免费消费内容。过去内容创作者不管有没有补贴,都要创作内容。需求和供给都是固有存在的,但没有补贴的情况下创作者创作生命可能会随时结束。

这主要是由于2015年以后百度营收增速大幅放缓。数据显示,2016年百度营收增速仅为6.28%,之后两年约20%。而最近三年,阿里营收增速均在50%以上,腾讯的营收增速分别为48%、56%、31%。

3Q PK大战落幕

第二点,百度在移动端拥有三大入口,搜索、应用分发和地图。百度地图在第一阶段圈占用户完毕之后,现需要进一步释放价值。地图对于打车、专车、用车等出行服务而言都不可或缺,一定程度它还是出行服务的入口:很多用户会通过地图规划路线然后顺便叫车。这就跟百度把旗下去哪儿与UBER整合一个道理,用户通过去哪儿订机票到达目的地要用车,自然期望可以导入给百度系业务,肥水不流外人田。

今天各个资讯平台花大价钱去补贴的目的在于扶持内容生产者成长,帮助其找到商业价值、品牌价值和用户价值,为内容创作者的商业化铺平道路。

5月19日美团CEO王兴在“饭否”发文称,华为是中国当之无愧首屈一指的高科技企业,是时候用HAT代替BAT了。

口水泛滥的IT界迎来司法标杆

第三点,汽车是日益重要的新场景,用车是外延。人们最多时间花在公司、家里和路上。路上这段时间只会越来越多是在“车里”,中国汽车保有量正在快速递增。BAT们纷纷在汽车互联网上投资,腾讯与富士康合作、阿里成立汽车事业部、百度据说在研发无人驾驶汽车,之前还推出了CarNet并与宝马等汽车公司合作……智能汽车分为许多不同层次,从无人驾驶到整车到车载设备再到汽车周边,而出行服务就是属于最后一种。投资出行服务,实际上也是在投资汽车互联网。

而且内容平台并非不盈利,相反来看,盈利能力还很强。各个平台实际上都是通过信息流广告的方式积累了一大批广告主,已经能够有很好的生存空间,名为烧钱实为反哺创作者,把一部分广告收益分给创作者,让平台的内容生态更为繁荣。

谦虚的王兴并没有提到美团,事实上,即便没有华为,美团足以和百度一较高下。而坊间早有ATM取代BAT的传说。

115页、7万多字,这是最高人民法院对3Q大战中腾讯被诉“滥用市场支配地位”一案的终审判决,耗时3年的3Q大战以腾讯胜诉落下帷幕。对于骂战天天有、约架月月见的互联网行业来说,这一宣判让行业竞争的乱象迎来了司法标杆。

出行大战正式进入第二季,主角从阿里和腾讯转换为百度和腾讯。这一次不大再可能出现往日的补贴烧钱大战,出行服务会回归本身,升级体验、提升效率,在政策监管之下以最恰当的姿势帮助用户更好地出行,外来和尚UBER能否适应中国本土市场、51和天天用车是否够能做起来成为2015年最大看点。

另外一个很大的不同在于,今天主要的几家平台背后实际上都是由BAT这种巨头扎起袖子亲自下水操刀的项目。和过去面对O2O时更多只是投资、收购的思路完全不同。

昨日,新财富杂志在微博上发起的一则“用HAT代替BAT你赞成吗”的投票,目前已有超3000人参与,其中赞成的比例达到77.4%,不赞成的仅8.8%。

(本文来源:微信公众号-罗超)

这也说明了另一个问题——内容这片红海虽然是红海,但和O2O你死我活的白刃战完全不一样,这是一场更考验资源整合的战争。虽然面对的都是C端用户,但B端的内容创业者也在极力和所有平台都打好关系,各个平台事实上是共生共存的关系,唯一的区别在于谁家更能培育出更良性的生态。

由此可见,无论从核心实力还是用户口碑,百度早已无法和一线互联网企业并驾齐驱。曾经在中国互联网叱咤风云的百度也不甘心在第二梯队中沉沦。

图片 4

BAT三家杀入内容市场的意图究竟是什么?

02冲顶尝试

图片 5

对于百度而言,能否进入BAT行列中早已不是百度首要考虑的问题,当下,百度必须拿出断腕的决心重整旧河山。

更值得关注的是,BAT各家面对内容生态时的意图各不相同,各有各的考量时,虽然看似在做同一件事情,核心内涵却又大不相同,属于各说各话、各走一边。深入分析来看,BAT杀入内容市场的意图分成两种,一种是丰富自家内容生态,另一种则是开拓信息流广告的收入。

长期以来,搜索业务虽然贡献了百度超过90%以上营收,广告给百度带来充足粮草的同时也给百度口碑带来不可逆的恶性影响。最为关键的是,这样的收入结构亦一定程度上导致了百度躺在丰厚的PC互联网搜索入口红利上,而一叶障目,未能跟上瞬息万变的移动互联网时代,错过了不少机遇。

互联网下半场内容平台打响烧钱战

从魏则西事件的泥淖中走出之后,百度将硅谷最有权威的中国人陆奇招致麾下,通过all in AI的口号试图摆脱百度在用心中固有的形象。

从阿里的角度来看,电商已经从运营货品走向运营内容,再以内容为纽带触达人群,获得消费者。UC背靠阿里,有丰富的大数据、流量、广告等优势,成为了阿里大文娱板块中的重要一环,也成为了丰富阿里内容生态的重要来源。UC虽然也有信息流广告,但核心作用还是构建阿里的内容生态,UC和腾讯、百度之间其实不产生直接的利益冲突。

陆奇也不负李彦宏的期望。陆奇执掌百度期间,百度在企业形象和市场表现发生了一些积极的转变。百度成为中国AI的新希望,市值也一度冲击千亿美元。在百度AI开发者大会陆奇激情昂扬地说到:“百度将All in AI。”

UC作为阿里大文娱板块的旗舰,事实上正在通过扶持内容创业者的做法拓宽内容、培育IP,在整个大文娱板块中起到了整合资源的重要作用。阿里系的内容生态从组成结构来看,因为有电商的加持,实际上相比纯内容而言,更具有商业变现的空间,也更具内容的张力。

但是陆奇的全情投入并没有感染到务实的李彦宏。几个月后,他公开表示,自己从没说过All in AI,百度大多数的资源还是在百度搜索、信息流。

从腾讯的角度来看,腾讯是以微信和QQ这两大连接器,实现社交基因与内容的串联、分发和变现,不断给知识、社交、娱乐等一系列体系内的产品输出流量,并且通过社交广告和信息流广告实现内容变现。也就是说,腾讯做内容的目的实质上就是卖广告。这种策略早在Facebook的身上就已经奏效了。

紧接着,李彦宏亲自披挂上阵,全力投入信息流,并在现在将搜索公司战略转型为移动生态事业群组,将过往在百度独立性很强的搜索业务,纳入到移动生态整体中。

腾讯最大的优势在于微信和QQ,微信和QQ掐住了社交的十字路口,做内容同样优势非常明显,社交通过高频带低频,可以输出更多流量,也容易让用户接受。

图片 6

从百度的角度来看,百度过去搜索引擎上的广告模式正在逐渐转移到移动端,信息流广告正在逐步取代传统的搜索引擎广告,百度希望借助在内容领域的布局守住广告业务。

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和头条系的成功给李彦宏带来不少刺激与反思,他开始想尽一切办法,争夺用户碎片化时间,吸引流量。

对百度来说,过去搜索引擎可以控制一切,但在移动互联的今天APP已经成为了内容孤岛,所以百度才会在百度网盘这种看似无关的平台上都加入资讯信息流,这恰恰就是在拓宽流量分发的渠道,连接起自家的各个APP,串成一个大的生态。

百度APP集搜索、资讯、视频于一体,可以形成巨大的流量池;好看视频主打Volg,这一内容形式被许多平台和内容创业者认为是内容领域的下一个风口。

写在最后:

李彦宏的决心很明确,策略也很清晰,以投入换增长,牺牲短期利润,获取长期回报,寻求百度在移动互联网稳步立足。

互联网下半场内容平台打响烧钱大战,表面上看像O2O一样疯狂,但实际上疯狂的背后有其理性所在。O2O的流量战像是掰手腕,谁力气大谁就赢,和O2O的简单粗暴相比,内容战的绞杀、变现、资源整合显得更具巧劲,这是一场入下棋一般的对决,也更具看点。

百度需要一个契机检验自身能力,没有比春节更好的练兵场。

作者:深几度,微信号:852405518,微信公众号“深几度”,转载请保留版权内容。

2019年春晚百度砸下12亿与头条系抢夺用户,春晚直播期间,全球观众参与百度App红包互动次数达208亿次,百度App的日活用户达到3亿。

孤注一掷的效果相当明显,2019年第一季度,百度APP日活跃用户达到1.74亿,好看视频日活跃用户超过2200万,整体信息流用户时长增长了83%。在连接用户和服务层面,智能小程序影响力持续放大,月活跃用户达到1.81亿。

百度CFO余正钧表示“我们春晚营销活动大获成功,虽然短期影响到利润表现,但整体而言,春晚营销不但为百度系App带来流量规模的大幅提升,而且充分展现了应用内搜索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通过持续的投入布局下,百度的移动内容生态似乎初现峥嵘,但这样的强行追赶也让百度背负了巨大的代价。

03百度不在纠结

“以投入换增长”,意味着每一个光鲜的增长数据背后都存在高昂成本。

2019年第一季度,百度实现营业收入241亿元,同比增长15%;但归母净利润亏损3.27亿元,去年同期,这一数字为66.94亿元,同比降幅高达105%。

这是百度自2005年以来首次出现亏损,原因是营业成本和费用同时大涨。

业绩数据显示,百度一季度销售及管理费用高达61亿元,同比增长93%,接近翻倍。这是百度上市以来首次对该科目单季度投入超过60亿元,为历年最高值。

这种烧钱模式也将百度推到一个进退两难的尴尬局面,如果不加大投入,只会和竞争对手的距离越来越远,但投入过大,短期之内又会带来巨大的亏损压力,以及资本市场上市值大幅缩水的压力。而且,通过烧钱换来的用户,大多只是为了小恩小惠而来,并没有太强的用户黏性,占一波小便宜之后,很多用户就迅速消失。百度全家桶砸10亿,和抖音头条砸10亿,哪个会有更大的收获?答案不言自明。就目前看来百度系的产品无论是用户粘性还是产品本身的生态与体验已经大幅度落后于头条系。

通常而言,烧钱模式多为成长期的互联网企业所采用,对于已经处于成熟期的百度而言,烧钱模式是否还能起到效果还需要更多的时间来验证,但是,在市值快速缩水的压力面前,留给百度的时间已经不多,传统搜索主业迅速萎缩,最近几年重金打造的人工智能虽然值得期待,但想要贡献实质性利润还遥遥无期。在从第一梯队掉队之后,如果不能及时止住下滑的势头,百度能否停留在第二梯队都很难说。

伴随上市后首现亏损的一季报,李彦宏在发给员工的内部信中,再次明确“以投入换增长”的策略,要求领军人物确保在必须赢的战场上取得胜利。即使亏损也在所不惜,失败者要付出代价。

此番李彦宏终于狠下心,借着一季度财报表现不佳的契机,把向海龙移除,扶持沈抖上位。也标志着在李彦宏心里,信息流产品将成为百度的重要核心和营收主力。

留给李彦宏改革的时间已经不多,虽然信息流 搜索双引擎战略动力不再足够强悍,但这一次李彦宏不在纠结。

本文由一分钟一开的彩票平台发布于通讯产品,转载请注明出处:互连网下全场内容平台打响堆钱战,百度深度布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