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莓转投软件服务阵营,为何黑莓还能继续活着

日前,黑莓发布了其截至2015年5月30日的2016财年第一季度财报,其中被业内称为最大的亮点是其软件营收同比暴增150%,达到1.37亿美元,对此有分析称,软件收入的暴增预示着黑莓已经开始复苏,其理由是黑莓正在从之前的硬件向软件转型,且确是获得了增长,事实真的如此简单吗?

为何黑莓还能继续活着?

2013年12月23日 来源:搞趣网 作者:wb_ct 搞趣网官方微博

网友“难得一见”:

上周末黑莓发布了最新一季度的财报,极为糟糕。黑莓的销量这么差、营收这么低、亏损这么高却还能独立活着,而且黑莓的股价还大涨了。这是为什么?

图片 1

腾讯科技:

黑莓今年的业绩已经足够差,但这个财季的表现尤其糟糕。从三个数据可以看出来:

1、黑莓营收为12亿美元,同比下滑56%,也不如上一财季的16亿美元。

2、黑莓售出约190万部智能手机,其中大部分为黑莓7(BlackBerry 7)设备,环比减少200万部。

3、黑莓第三财季净亏损44亿美元,每股摊薄亏损8.37美元。

但财报反映的是过去,而股市投资者看重的则是未来的想象空间,投的是预期。

对黑莓最新的财报,我们还应该这么看:

1、黑莓在营收上对硬件的依赖性越来越低,来自服务的收入比重上升。

环比来看,黑莓本季度12亿美元的营收中,约40%来自硬件,53%来自服务,7%来自软件和其他业务。

在上个财季,黑莓来自硬件业务的营收占据的比重还有49%;来自服务业务的营收占据了总营收的46%,虽然同样在萎缩,但幅度小得多。

2、在目前主流厂商季度销量普遍在千万部以上的水准映照下,黑莓190万部的季度销量已经完全拿不出手,而大部分为老旧的黑莓7设备的现实也表明,前任CEO海因斯推出的BB10系列新机彻底破产,但黑莓及时减记了这部分库存资产。

3、此次黑莓巨亏主要包括约27亿美元的长期资产减值,16亿美元的库存,以及2.66亿美元的重组费用,调整后的黑莓净亏损为3.54亿美元。

从黑莓的业务构成和细分业绩来看,黑莓已经卸下了硬件包袱,服务业务成为公司的支柱。

事实上,黑莓的硬件实力早已被否定,这在第三季度收购闹剧的流产就能看出——根本无人问津。而服务业务恰恰是外界仍然信赖黑莓的最大理由。

更重要的是,由于第四季度10亿美元外部资金的注入,黑莓的现金储备从26亿美元增长到了32亿美元,相对于其现在的体量,这笔钱足够烧一阵子。

所以,新任CEO程守宗敢于喊出2016年恢复盈利的口号。

黑莓的几个动向仍有可能打动市场:

1、最新的一个决定是与代工巨头富士康合作,共同研发廉价智能手机,致力于新兴市场的发展。黑莓自身不再被制造和库存牵绊,完全交给代工厂。

而且,黑莓在东南亚、拉美地区以及南部非洲等市场仍然有较高的影响力,这一市场对低价手机的需求将会一直存在。

2、黑莓表示将与Android厂商进行BBM预装合作,LG目前已经参与这一合作。在过去的60天内,iOS和Android平台BBM的注册用户达4000万,加上黑莓平台既有的数千万用户,BBM可触及的用户接近1亿。

这为黑莓的估值打开了一定的想象空间。

3、程守宗对企业业务无以伦比的重视。上任之后采取的措施和挖来的高管多数均是针对企业市场的补强。此外,黑莓月初曾宣布,已安装或者正试用其BES 10企业服务的客户数量从夏季的2.5万攀升至3万。

BES产品也将支持管理iOS和Android设备,黑莓已经顺应了软件和应用跨平台的趋势。

【责任编辑:wb_ct】

文中图片引用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予以删除

在公布最新一财季的亏损业绩的同时,加拿大手机公司黑莓CEO程守宗“兑现”了他一年前的承诺:如果黑莓今年设备业务不能实现盈利,将关闭手机业务部门。 9月28日,黑莓在二季度财报中宣布,公司计划终止所有内部硬件开发,将其外包给合作伙伴,自身则专注于软件开发。黑莓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未来黑莓不再自己研发和生产手机硬件,但是合作伙伴开发的手机硬件仍需要得到黑莓认可。 之后,有网络传闻称,中兴或许会接手黑莓手机业务。对此,中兴方面对《中国经营报》记者称并未发布相关消息。黑莓公司也予以否认。 业内认为,在应对iOS和安卓两大阵营冲击之时,黑莓未能及时作出正确的调整,从而导致了今日的落寞。转型软件业务或能让黑莓摆脱当前困局,但未来无论谁接手其手机硬件业务,仍是未知数。但业内人士普遍认为属于黑莓的辉煌时刻,已一去不复返。 壮士断腕 9月28日,黑莓发布截至8月31日的2016财年第二季度财报。延续上一季度6.7亿美元的亏损势头,本季度黑莓营收3.34亿美元,同比下滑31.8%,亏损3.72亿美元。 在财报中,黑莓宣布,公司计划结束所有的内部硬件开发业务,而将其外包给合作伙伴。“这能够使我们减少资金投入并提高投资回报率。”程守宗表示。 黑莓公司对本报记者表示,未来在市场上仍然可以买到黑莓手机,但硬件研发会外包给世界各地的手机生产厂商。不过,合作伙伴研发的手机硬件需要得到黑莓的认可,黑莓仍然会提供BB10系统。 这似乎是程守宗对承诺的“兑现”。一年前,这位CEO在CodeMobile会议上指出,如果未来一年内不能令设备业务扭亏为盈,将关闭手机业务部门。 彼时,自程守宗上任以来,黑莓已经推出了多款新的产品,但未能改变硬件销量持续下滑的局面。根据市场调研机构Gartner公布的2015年第四季度全球智能手机和移动操作系统的数据显示,iOS和安卓两大系统占据了全球98.4%的市场份额,而黑莓系统的市场份额从之前的0.5%下降到至0.2%。之后,黑莓系统不再被单独统计,而被列入“其他”之列。 本报记者梳理黑莓近年财报发现,自2013财年开始,黑莓年度业绩持续亏损至今,其中,2014财年巨亏达59亿美元。在8月31日结束的第二财季中,手机业务占黑莓总收入的30%。据外媒报道,该季度,黑莓手机出货量仅40万台,亏损800万美元。考虑到大量资产减记情况,这一财季公司亏损达3.72亿美元。 值得一提的是,在黑莓宣布停止内部手机开发之后的第二天,中兴通讯智能终端发了一条微博称:“再见!”并配图称,“告别是为了遇见新的旅程!”引发网友猜测中兴将接手黑莓手机业务。 有业内人士分析称,中兴与黑莓此前就有接触。早在2014年,中兴就从黑莓引进三个团队,打造天机系列;而中兴手机复兴也需要“有所行动”。 记者就此传闻向中兴方面求证,对方表示,并未发布相关消息。而中兴通讯智能终端在发布前述微博后的数小时后揭晓答案称,为了更好地与消费者沟通,@中兴通讯智能终端将正式更名为:“@中兴手机”。也有中兴内部人士表示,这条微博其实也是为了致敬黑莓。黑莓方面则对本报记者表示,黑莓目前和中兴在业务上并没有合作关系。 手机中国联盟秘书长王艳辉认为,中兴即使获得黑莓手机品牌授权也并无多大价值。“一个手机厂商要盈利仅仅有品牌也不够,需要技术、渠道、资金等多方面因素,仅仅得到黑莓品牌意义不大。黑莓的落寞和诺基亚类似,都是在功能机时代所积累的资源已经不符合智能机时代的发展,无论是谁接手,想要盘活都不易。”王艳辉表示。 英雄迟暮 黑莓走到今天这一步,即使在“莓粉”看来也毫不意外。 早期,凭借安全封闭、Pushmail邮件服务、BBM通讯等特性和功能,黑莓赢得了众多政商界人士的热捧,在美国市场一度逼近50%的市场份额,奥巴马则是最著名的“代言人”。 在业内看来,如果说苹果iOS和三星安卓两大阵营的崛起从外部给了黑莓重创,那么,黑莓自身在应对外部冲击时所作出的不当调整则是致命的。 极少的应用软件、固守全键盘设计、价格居高不下、生态搭建不全等因素已使黑莓饱受诟病。然而,放弃自家系统转投安卓阵营则被认为是对黑莓的最后一击。 2015年,为了迎合更多消费者,黑莓发布首款安卓智能手机Priv,在此之前,黑莓已经向竞争对手安卓和iOS逐步开放自己的应用,并且其系统上也支持安卓应用。这一措施不但没有吸引到更多用户,反而销量节节下滑。今年7月,黑莓又发布了第二代搭载安卓系统的智能手机DTEK50,并取消了物理键盘,由国产厂商TCL代工生产,外观和TCL的Alcatelidol4极为相似。 “一旦黑莓采用安卓系统,之前基于黑莓自家封闭系统之上的安全性势必大打折扣;发布安卓系统手机也会使仅有的属于黑莓的市场空间被进一步挤压。”IT评论员孙永杰表示。 北京某黑莓手机销售商称,自己也是莓粉,对于黑莓如今放弃手机硬件开发一点儿也不意外。“目前,国内没有行货,只能通过水货渠道购买。最高峰时,一天可以卖几十台,但如今已不能指望黑莓的销量。”其表示。 放弃手机业务之后,黑莓提出了新的移动解决方案战略,与印度尼西亚的一家电信合资公司签署了首个主要的设备软件授权协议,在这一战略下,黑莓将专注于包括安全和应用在内的软件开发,成为一家纯粹的软件公司。 软件业务是黑莓重要的增长来源。第二财季财报显示,虽然总营收同比下滑了31.8%,但软件和服务业务营收1.38亿美元,同比增长89%,占总营收的41.3%。 程守宗上任以来,已经带领黑莓先后收购了Secusmart、Movirtu、WatchDox、AtHoc等软件厂商,其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正在投入越来越多的资金进行研发。 “专注软件业务或许能让黑莓摆脱当前亏损的困局,但公司规模势必会减小。”孙永杰表示,属于黑莓的风光时刻,可以说一去不复返了。

据外电报道,加拿大智能手机制造商黑莓推出的首款Android智能手机将于本周上市。该产品或将是黑莓终止手机业务前的最后一次努力。如果新产品市场表现不佳,曾经的智能手机龙头黑莓或将选择放弃智能手机业务。

众所周知,黑莓向软件转型是程守宗担任黑莓CEO之后采取的重要战略举措。为此,黑莓先后向对手的平台(例如iOS和Android)逐渐开放了自己的应用,例如BBM。同时让自己的硬件设备(采用黑莓系统的手机)支持对手的应用(例如支持亚马逊的Android应用商店)等,而软件的营收也成为业内衡量黑莓能否复苏的主要标志。期间,黑莓的软件营收确实出现了增长,甚至在本财季达到了增长的一个高峰,但从黑莓的整体及其他营收看,这种增长是一种非零和效应的增长。

自程守宗出任黑莓首席执行官两年以来,这家公司已推出了数款新智能手机,但没有一款产品能够扭转公司硬件业务营收持续下滑的局面。程守宗已多次表示,如果无法让手机业务实现盈利,黑莓将会退出该项业务。

据黑莓本财季财报显示,其整体营收为6.58亿美元,同比下滑32%左右,其中硬件营收为2.63美元,同比下滑36%;服务营收为2.50亿美元,同比下滑52%。具体到营收数字,即黑莓的硬件和服务收入分别锐减了1.13亿和2.71亿美元(共计3.84亿美元),软件由于之前基数过低,虽然从增长率上看达到了150%,但实际的增长仅为7000万美元。尽管如此,硬件和服务在本财季中依然占据了黑莓整体营收的78%(硬件为40%,服务为38%)。可以说,黑莓目前营收的核心及未来向支撑软件继续转型的关键仍是在硬件和服务。但不幸的是这两个业务正在大幅萎缩。那么问题来了究竟是什么导致黑莓硬件和服务的营收大幅萎缩呢?其与程守宗采取的战略是否有直接或者间接的关系呢?

黑莓即将推出的智能手机“Priv”,将搭载完整版Android操作系统,并安装了一些黑莓成名的安全和生产力功能。之所以选择“Priv”这一名称,是因为黑莓希望强调这款设备的隐私性能。黑莓Priv还讲预装一款应用,能够追踪用户手机中用多少款应用正在接入用户的个人数据和地理位置信息。黑莓Priv还带有一个下滑式黑莓标志性的物理键盘,

业内知道,黑莓对于市场和用户的最大价值就在于其完整独立的生态系统及基于其上的安全服务和应用。但程守宗采取的向对手开放应用的策略显然打破了黑莓这种封闭生态系统的优势。且造成了用户体验的大幅下降。例如之前支持亚马逊Android应用商店应用的做法就遭到了业内的诟病。况且亚马逊应用商店本身在体验上就与谷歌Android原生应用存在着差距,那么如此叠加,到用户去体验黑莓应用的时候体验就可想而知了。

晨星投资服务驻芝加哥分析师布莱恩·克莱勒(BrianColello)表示,“或许黑莓产品线中还有其它产品,但黑莓Priv看上去确实像是破釜沉舟之作。在过去的几年中,黑莓已推出了不同价格、不同形状的产品,但它们都搭载了黑莓操作系统。这一次,黑莓Priv采用了一款不同的操作系统。”

其次从成本和营收的角度看,以硬件、服务和软件集成的方式远比单独拆分销售要换算得多,这点在苹果身上得到了很好的体现。在此,也许有人会质疑,黑莓之所以向对手平台开放自己的应用,就是因为自己的硬件和系统不给力,惟有通过软件来促进营收。但就像前述,黑莓优势的体现是硬件、系统、软件、服务等完整生态系统,如果脱离其中的任何一个,其竞争优势都会大打折扣或者失衡,这其实从财报的对比分析已经体现得相当明显。即组成黑莓营收的三大业务,其中的两大支柱业务均大幅下滑。就算是所谓本财季暴涨的软件业务也存在着隐忧和不确定性。只要稍加观察,就会发现,本财季中,黑莓与思科和另一家公司签署了若干专利许可协议,这给黑莓软件收入带来意外提振,不过上述交易掩盖了黑莓核心软件业务的实际表现。即如果不计入这些交易,黑莓当季的软件收入也不及市场预期。

由于黑莓目前在全球智能手机市场的份额只剩下不到1%,因此这家公司已把重心转向了利润率更高的软件业务。在程守宗试图让黑莓实现复兴之时,他并没有放弃手机业务,因为后者依旧占据着黑莓营收的大约40%。程守宗在今年10月曾表示,如果仍无法让手机业务实现盈利,黑莓在明年将终止手机生产。

最后从运营的角度看,尽管黑莓的硬件业务仍在亏损,但从其仍占据黑莓营收40%看(甚至高于去年同期39%的占比),硬件依然是支撑其运营的现金流的主要来源,至于高利润率的服务虽然也在萎缩,但从其仅次于硬件的38%的营收占比看,除了与硬件同样提供黑莓未来运营的现金流外,在抵消利润的下滑上也有一定的作用。重要的是,从营收占比的

软件业务

接近看,黑莓的真正价值用户最看重的还是黑莓完整的生态系统。试想一下,如果未来黑莓推出Android手机的话,也许会有部分用户选择黑莓手机,但黑莓的服务极有可能被放弃,届时,黑莓的优势将会由于之前软件的开放、硬件的放弃而完全被割裂,服务自然也会加速萎缩。尽管此前程守宗承诺黑莓会在Android手机上提供原有黑莓级别的安全服务,但谁都清楚,Android系统的开放令其安全性一直相较于封闭的苹果iOS和微软的Windows是软肋,在这种基础上要做到原黑莓级别的安全,难度和结果可想而知。届时对于黑莓以安全主打的服务业务无疑又是一个重击。

通过收购安全软件公司和开发安全电话会议等新产品,程守宗当前的目标是在2016年3月之前,让黑莓的软件营收达到5亿美元。黑莓在周一完成了4.25亿美元收购GoodTechnology的交易。黑莓表示,此交易在第一年将会给公司带来约1.6亿美元的营收。

综上所述,通过黑莓本财季财报的非零和增长,我们认为,黑莓应该适时反思自己之前(例如不断开放的应用)及未来的(推出Android手机)的所谓开放的软件战略,否则即便是未来黑莓的软件营收在黑莓业务中达到了最高的比例,那么绝对值能有多高?黑莓的另外两个业务将呈现何种表现?从非零和的增长趋势看,黑莓的前景不可想象。

黑莓设备业务主管罗恩·卢克斯表示,该公司将会在2016年年初宣布产品“线路图”,但拒绝透露“线路图”是否会涉及新手机。程守宗曾表示,黑莓将继续对黑莓操作系统进行更新。

通过推出Android设备,黑莓解决了此前遇到的最大难题之一,如何说服消费者购买应用数量不多的黑莓设备。在黑莓操作系统逐渐变得不流行之后,应用开发者已逐渐放弃为该款操作系统编写应用,这也导致更多的用户放弃了黑莓产品。

加拿大皇家资本市场分析师科林·吉利斯(ColinGillis)认为,如果黑莓Priv的市场销售状况好于前两代产品Passport和Classic,黑莓可能会继续保留手机业务。

出货下滑

在截至8月29日的上一财季,黑莓智能手机出货总量仅为80万部,滑落至自2007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黑莓股价周一在纽交所常规交易中上涨2.9%,报收于7.50美元。今年以来,黑莓股价累计跌幅已达到32%。

分析师克莱勒认为,零售价为699美元的Priv,瞄准的是“竞争异常激烈的高端Android手机市场。该市场包括了HTC、三星电子等竞争对手。”在黑莓主营业务逐渐向软件业务过渡的时期,黑莓Priv将成为黑莓为稳定公司营收做出的最后一次努力。他说,“虽然黑莓为保留硬件业务做出了不少的努力,但该业务却未能真正好转起来。我认为黑莓仍在寻找一款能够获得消费者追捧的产品。”

本文由一分钟一开的彩票平台发布于通讯产品,转载请注明出处:黑莓转投软件服务阵营,为何黑莓还能继续活着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