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集占有率暴跌,赵先明负担董事长

近日,中兴通讯的新老班子交替尘埃落定。创始人侯为贵掌舵长达30年后宣布退休,让位新人。此前被外界看作接班人的史立荣不再担任总裁,仅担任董事会成员。

本报讯昨天,中兴通讯在深圳召开董事会换届会议,会议上审议通过的《关于选举公司第七届董事会董事长、副董事长的议案》显示,赵先明接替即将卸任的侯为贵为中兴通讯第七届董事会董事长。

中兴通讯组织人事大调整 少壮派上位何士友放空

2014年01月02日 来源:搞趣网 作者:wb_ct 搞趣网官方微博

图片 1

2013年的最后一天,对于很多中兴通讯人来说,除了迎接新年的兴奋之外,还多了一份复杂的心情。

当日下午,中兴内部最高决策机构经委会宣布了战略、组织和人事调整方案:成立终端事业部独立运营,将政企网提升为公司二级经营单位;执行副总裁曾学忠全面负责未来公司终端业务的运营,执行副总裁赵先明任公司CTO,高级副总裁庞胜清全面负责政企网业务的运营,执行副总裁何士友继续担任公司执行董事。

来自中兴的信息显示,此次调整由董事长侯为贵亲自部署,董事会和经委会所有管理层共同决定,主旨是帮助公司战略转型,为此进行组织变革、人力变革。

就人事层面来说,曾学忠和赵先明此次均升任执行副总裁,原手机掌门人何士友卸任。从组织架构来看,中兴也与华为类似,建立起运营商、终端和政企网三大业务架构。

公司CEO史立荣说:“这里只能是快鱼吃掉慢鱼,这里只能是高效率的消灭低效率的,这里只能是高壁垒的战胜低壁垒的。为此,我们必须适时、果断地进行战略变革、组织变革、文化变革。公司的管理层、机制和文化要变得更加年轻,公司需要重新唤起创业激情,把自己的未来抓在自己的手中。”

何士友突然卸任

“前几天开会的时候,何总还表达了跟大家共同进退的决心,但到周日(2013年12月29日)晚上的时候,很多人都知道何总要走了。”一位中兴手机内部人士对透露,2013年12月29日,侯为贵、史立荣与何士友进行了一个会谈,会谈结束之后当场宣布了任免决定。

在此之前,有关何士友可能被调整的传言,在中兴内部一直都有,最近一年来尤盛,但对于调整原因,在记者采访的对象中,几乎无人知情。

何士友生于1967年,今年47岁,1993年加入中兴,从1999年开始担任中兴高级副总裁,分管手机业务,可以说,中兴手机业务的江山是何士友打下的。从2001年开始,何士友担任中兴通讯执行董事,一度也被认为是董事长侯为贵的接班人选之一,在中兴内部的威望和排名,与前任总裁殷一民和现任总裁史立荣不相上下。

按照中兴的官方说法,这是公司力主年轻化的一个举措。“公司的管理层、机制和文化要变得更加年轻。”史立荣说。新上任的手机掌门人曾学忠确实符合这个标准,生于70后,32岁就已经成为公司高级副总裁。

但是员工层面对于这次“换帅”仍然有不少猜测和分析。一种猜测是,侯为贵一直在筹划接班的问题,最近Niubia的成功让其看到了新人的成长,并坚定了换帅的决心。按照中兴的数据,Niubia的预订量达到了300万部,这对于一个新品牌来说,已经算相当成功。另一位中兴内部人士则认为,Niubia的成功让公司管理层看到原有的发展思路已经不适合手机业务,必须有创新的办法,换帅跟接班问题无关。

不可回避的是,中兴手机业务2013年表现不佳成为换帅的“契机”。“有传言说,何总跟公司签了军令状,如果手机业务2014年不盈利就走人。”上述员工表示,但这个说法未获得进一步证实。

记者从多个渠道获悉,到去年第三个季度为止,中兴手机业务确实表现不理想。走社会渠道的几款产品Grand Memo和Grand S销量都非常“惨淡”,根据市场研究公司Canalys的数据,2013年第三季度,中兴手机在国内的市场份额由上年同期的10%下降到了5%,排名下滑到第七位。

在两周前的一次采访中,何士友也谈及中兴去年下半年在库存方面的巨大压力,他提到,中国移动大跃进的发展给产业链造成了巨大伤害,中兴正在进行“痛苦”转型,比如放弃一些低端市场,着重发展精品机、千元机以及高端旗舰产品等。

上述中兴人士透露,2012年中兴整体亏损28.4亿元,但手机业务却贡献了10多亿元的利润,今年随着4G设备招标的启动,中兴有望整体扭亏,但手机业务却出现了9亿多元的亏损。业绩最终成为换帅的导火线。

组织架构大手术

早在去年中兴手机15周年的时候,何士友接受采访时就提出,希望手机业务能进一步独立,但在当时,他的表态被外界解读为这种方向与公司管理层意见相左。

从当天的调整来看,成立终端事业部,并独立运营是大势所趋。据中兴手机内部人士介绍,手机的研发一直是独立的,营销和供应链则与公司平台共用,此次独立运营,意味着从研发到营销再到供应链,中兴手机业务都将完全独立核算。

为什么由曾学忠来负责?中兴内部人士表示,曾学忠之前负责中国区,是中国区总裁,早在3G招标完成时就有提拔潜力,如今,中兴在4G招标上战果辉煌,曾学忠已经成为中兴年轻一代管理层中难得有“战功”的干将。

根据史立荣在新年贺词中提供的数据:在中国移动、中国电信的4G设备集采中,中兴双双拔得头筹,市场份额占据第一;在中国电信4G核心网集采中,中兴以绝对优势拿下了超过一半的市场份额,并且进入多个一类发达省份。“这些关键项目的巨大成功确立了我们在国内4G领域的优势地位,将对我们的未来市场产生全面而深远的影响。”史立荣说。

将政企网提升为二级单位也是中兴面临电信业发展瓶颈的压力下,进一步求变的举措之一。求变的背景正如侯为贵所说:无论是传统的电信业还是新型的互联网,都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曾经如日中天的企业或不断瘦身,或被并购,或逐渐消失;而另外一些企业由于创新迅速或模式独特而迅速崛起。新生力量对传统企业与商业模式快速颠覆,同时它们也可能很快被更新的、更有活力的模式与产品所替代。不过值得注意的是,中兴目前调整完的架构跟华为三个BG(Business Group)的划分非常类似,而这种模式,华为已经实践了三年,到2013年为止,华为消费者BG实现收入超过90亿美元,增长18%;企业业务BG收入超过25亿美元,增长33%;整个公司收入达到385亿美元,增长10%,据称利润情况也非常好。

“如果固守电信业或许还能赢得一席之地,但是,如果固守传统的电信思维,那么,未来可能会一败涂地。”侯为贵说,基于中兴2014年集约化的经营战略,2104年将在政企网、终端市场迎来重大机遇,因此强化终端产品、政企网纵向运作和贯通,给予更多的资源投入,确保能把握机遇。

【责任编辑:wb_ct】

文中图片引用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予以删除

衣着休闲,声称中兴手机未来要聚焦消费者、要有互联网细胞,中兴通讯终端业务新掌门人曾学忠在CES展的媒体沟通会上完成了自己的第一次亮相。

中兴通讯前首席技术官赵先明接任成为新的董事长兼CEO,和史立荣一样,赵先明毕业后即进入中兴通讯,历任研发组长、项目经理、产品总经理、高级副总裁、首席技术官等职务,电信行业长达十八年的从业经验及管理经验。

据了解,此前中兴通讯曾发布公告称将于3月份的股东大会上选举出新一届管理层,不过后来因美国的出口制裁事件而推迟。从昨天的董事会换届结果来看,与美国制裁相关的外界因素依然主导着此次换届选举——2010年以来一直担任中兴总裁的史立荣以及执行副总裁田文果、邱未召从高管名单中消失。

本来这个跟媒体沟通的机会属于执掌终端业务14年之久的中兴老将何士友。但在2013年最后一天,中兴宣布了10年来最大的一次组织架构和人事变动:成立终端事业部并独立运营,39岁的公司执行副总裁曾学忠将接替何士友全面负责未来终端业务的运营。

对于此次史立荣的卸任,有消息人士指出此为中兴通讯就美国出口限制事件而做出的让步。此前侯为贵曾表示,史立荣有大局观,方向感和决策感强。在担任总裁一职6年后突然卸任,公司并未给出人事变动的原因。记者向中兴通讯方面求证,相关负责人表示,史立荣已经离开CEO岗位,目前不方便发表看法。

新任董事长赵先明在一封内部信中也指出,目前中兴处于特殊时期,也是对员工的检验和考验。“需要反思自省,高度重视合规合法、反腐倡廉,以化危为机的思想,以崭新的形象、有效的举措、积极的心态,重塑经营理念,查缺补漏,对不规范的行为坚决整顿,使其真正成为公司变革重生的机遇。”有评论表示,曾被外界认为最有希望的史立荣,不仅错失董事长一职,原本的总裁职务也由赵先明兼任,这显示中兴的人事布局确实受到了外力的影响。不过根据公告,史立荣仍将担任新一届董事会董事。

另外,将政企网提升为公司二级经营单位。执行副总裁赵先明任公司CTO,高级副总裁庞胜清将全面负责政企网业务的运营,何士友则继续担任公司执行董事。

在宣布换届后两天,新任董事长赵先明签署发布了中兴通讯2015年财报。数据显示,公司2015年营业收入1002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3%,首次突破1000亿元。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32.1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1.8%,基本每股收益为0.78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1.9%。

据了解,此次调整由董事长侯为贵亲自部署,董事会和经委会所有管理层共同决定,主旨是帮助公司战略转型,为此进行组织变革、人力变革。

在2016年新年致辞中,史立荣曾表示,中兴最重要的就是要“做最好的自己”。这一业绩达到了中兴发展的新里程,但是和同处深圳的“狼性”华为相比,中兴在营业收入、资产规模、市场占有率等多项指标上均稍逊一筹。

至此,中兴形成了与华为类似的运营商、终端和政企网三大业务构架。而对于中兴手机而言,不管是进入全球前三、发力中高端还是受B2B架构牵制、互联网模式冲击、品牌提升问题,都将迎来新的挑战。

精通技术的赵先明上任后,给员工发布了一封内部信,提出公司原有战略大方向不变的同时,坚定变革,锐意创新。当然无论中兴的战略如何,赵先明带领的新团队最先要化解的就是美国这场制裁危机。

市场份额暴跌

风口浪尖上的换届

中兴此次调整的一个重要关键词就是“年轻”,众多少壮派走到台前。比如庞胜清今年44岁,而曾学忠则不到40岁,甚至小于互联网公司高管的年纪。

中兴通讯人事变动传统是三年一换届,今年恰逢换届年度。担任CEO一职六年的史立荣在董事会会议之前,已被媒体指出中兴将以撤换高管的方式换取美国对限制出口事件的“网开一面”。

“公司的管理层、机制和文化要变得更加年轻,公司需要重新唤起创业激情。”中兴CEO史立荣称,2104年公司在政企网、终端市场会迎来重大机遇,公司将做强做大运营商、政企网、终端三领域市场,强化终端产品、政企网纵向运作和贯通,给予更多的资源投入,确保能把握机遇。

今年3月份,美国商务部一份文件显示,因涉嫌违反美国对伊朗的出口管制政策,中兴等中国企业已被美国商务部列为“实体清单”,对中兴处于出口制裁。据了解,2015年中兴供应链中零部件有20%~15%来自美国,尤其是高级零部件,美国的出口限制必然会影响中兴整个电信设备的发展。中兴紧急停牌,宣布董事会会议以及2015年年报均延迟。

公开资料显示,曾学忠自1996年清华大学毕业后就一直供职于中兴,从技术支持工程师、片区负责人一路升到执行副总裁,是中兴历史上最年轻的副总裁。

据此前报道,中国政府派出小组协助中兴赴美谈判,此后双方于3月22日前后达成了协议,美方决定暂时取消出口限制,作为协议的一部分,美国方面要求与该项事件相关的高层需要离职。

事实上,中兴终端业务早已是“半独立”状态,手机研发独立而营销和供应链则与集团平台共用。“这次调整后,从采购、生产、研发、销售、交付都会独立运作,财务独立核算。”中兴通讯PR总监李硕对时代周报说。

据了解,中兴2011年一份内部文件显示,中兴执行副总裁田文果和邱未召是负责该公司一项规避美国出口规则计划的高管。该文件详细介绍了中兴的一份详尽计划,通过设立一家壳公司,将受限制的美国产品,运到伊朗而不被美国当局查获,而中兴总裁史立荣等高管在该文件上签了字。

4月5日,中兴举行的董事会,会议选举赵先明为公司第七届董事会董事长兼总裁,75岁的中兴原董事长兼创始人侯为贵即将正式卸任。同时,原中兴总裁史立荣不再担任总裁,仅担任董事会成员,执行副总裁田文果和邱未召则从高管名单中消失。

多位消息人士指出,史立荣卸任CEO一职是美国给予中兴出口暂缓制裁的条件之一。对此,中兴方面并未置评,仅中兴通讯发言人戴澍此前称:“中兴通讯管理层三年换届一次,调整符合公司的常规做法。”

如果仅从史立荣担任中兴CEO六年以来公司业绩表现来看,并没有被撤换的理由。进入中兴通讯后的史立荣历任半导体工程师及生产部部长、中兴副总经理、中兴通讯高级副总裁及执行副总裁。

史立荣被称之为“销售达人”。1997年到2006年间,带领公司实现销售收入跨越式增长,成为国内领先的通信设备制造商,并以亚非拉地区为突破口开始走向全球。2006年到2010年,全面负责2万余销售队伍在全球140多个国家的市场销售和客户服务。期间公司以跨国运营商为突破口,将欧美市场和人口大国市场作为战略市场。史立荣被称为中兴通讯“走出去”第一人,是中兴通讯国际化的拓荒者、见证者和领导者。

2010年,主管海外营销多年,外语熟练的史立荣接任殷一民,升任中兴通讯CEO时,被寄予做大国际业务的希望。史立荣上任后就采取了“大国大T”市场策略,希望短期内实现弯道超车,而中兴要超越的目标就是此前不相上下的华为。随后史立荣又将中兴此前“以规模为中心”转向“以利润为中心”,较为激进的市场策略并未为中兴带来实际效果,反而在2012年出现了近年来的首次亏损,亏损达28.4亿元。

在经过一年的改革与休整,中兴于2014年提出了M-ICT战略,聚焦运营商市场、政企市场、消费者市场,并且围绕新兴领域进行蓝海布局。对此,有业内人士表示,中兴正逐渐避开与华为的正面较量,进行非相关多元化尝试。

本文由一分钟一开的彩票平台发布于通讯产品,转载请注明出处:市集占有率暴跌,赵先明负担董事长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