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发展好,成立更加大的正业价值

飞象网讯7月31日消息,在日前召开的“2019国际虚拟运营大会暨中国增值电信业务高峰论坛”上,中国联通监管事务部总经理周仁杰表示:“吸引并留住用户、满足用户高质量需求是存量经营的关键。在谈到如何做到这点时,他指出,流量经营是未来增长的引擎;关注价值增长,好“虚”商重在“实”营。”

虚拟运营商用户突破500万了!一直按兵不动的第三批、第四批移动转售企业如星美、富士康、红豆等也开始公测了!似乎我们又可以憧憬虚拟运营商还能给我们带来哪些惊喜了。在欢欣鼓舞之余,专家也提醒虚商,要一手抓健康经营发展,一手抓可靠的服务保障,并且两手都要“硬”。

两年的试点,让联通虚商一跃成为了国内虚商毫无疑问的引领者,不仅业务发展迅速,而且用户规模快速增加。而这一切离不开联通的支持,不仅与多个行业企业签署移动转售协议,还为这些企业提供了最切合实际的转售政策。

解决码号资源燃眉之需

统计显示:联通转售用户数量在2015年超过1700万,2018年超过5000万,截至2019年年5月,这个数据已经达到6476万。“虽然发展过程中经历了一些起伏,但整体上还是在正常范围内,用户份额目前也是保持67%。”周仁杰说。

不可为了码号资源,重蹈“养卡”覆辙

据中国联通监管事务部总经理周仁杰介绍,与联通开展移动转售业务的企业已达25家,涉及互联网、连锁销售、行业应用、金融、制造等多个行业,如苏宁、国美、蜗牛、迪信通、红豆、海航等。值得一提的是,这25家企业均已均已正式开通业务,其中,7家合作企业用户规模突破百万,用户数最多的企业已超过五百万用户。

中国联通下发2000万新码号资源后,包括蜗牛移动、迪信通、巴士在线等前两批拿到移动转售牌照的企业,将会有更充足的码号资源应对此前供不应求的局面。

目前,在码号供应方面,中国联通码号分配总量最多,达到1.37亿。同时,已经有13家转售企业对接限速能力;而在小的增值业务方面,如漏电提醒,现在已经有19家企业订购100万的漏电提醒业务;智能通讯已经有263个试点;VPN方面,已经有10家订购仅10万的业务。

“用户的增长并不能说明一切!”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政策与经济研究所所长鲁春丛日前在“2015中国虚拟运营发展论坛”上表示,2015年3月全国移动 转售业务用户的ARPU仅为13元,黏性不高的低ARPU用户难以带来增值价值。与此同时,急剧增长的背后,渠道养卡等通信业弊病也已存在于虚商发展中。

初具规模 市场占有率领先

此前,工信部通过基础运营商已向移动转售企业开放了1709、1705、1700等3个千万级号段。由于与中国联通合作的虚拟运营商发展速度迅猛,近一年半时间,虚商用户总规模就突破500万。这其中仅“1709”中国联通移动转售用户就占400万。可以说,中国联通在三大运营商与虚商在移动转售业务合作中是最为积极主动的。

数据显示,近七成转售出账用户在网时长在一年之内。只有转变经营模式才能夯实未来基础。“从基础运营商角度来讲,现在市场已经深度饱和,新的增量非常困难,所以存量经营是主题,我们只要有机会就给转售企业,因为只有这条道路才能持续保持增长。”

养卡的目的除了制造漂亮的用户发展数字外,另一个重要原因是为了拿到码号资源。按规定,虚拟运营商只有在每个开展移动转售业务的城市用户开卡比例都达到 50%才会获得下一批码号资源,为了获得更多的码号资源,在未达标地区虚拟运营商或渠道伙伴采用超低ARPU的套餐“养起来”。但是这种养卡对于行业健康 发展没有任何好处,反倒是给行业和企业日后留下了重重隐患。

目前,联通已为虚商开放了29个省的136个本地网,即将扩至188个本地网,并已投入5000万码号网络资源。数据显示,目前联通虚商用户数已超2187万,占据虚市场86%市场份额。

但1709号段千万号码早就无法满足虚拟运营商快速发展的需求,处在第一梯队的虚拟运营商苦于没有新的码号资源,无法继续做大用户规模。

在周仁杰看来,吸引并留住用户、满足用户高质量需求是存量经营的关键。在谈到如何做到这点时,他指出,流量经营是未来增长的引擎;关注价值增长,好“虚”商重在“实”营。

无疑,码号资源成为制约虚商发展的重要因素,鲁春丛表示,目前,转售业务在发展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包括号卡资源有限,分配与业务发展不匹配,码号资源在本地网间、企业间调剂存在困难等。

而这一切得益于联通对于虚商业务的重视。周仁杰表示,联通集团对于移动转售业务定位明确,始终秉持积极开放合作共赢的态度,并投入相关资源,使移动转售工作顺利开展。例如,通过联通转售业务主管部门的机构设置(将批发业务独立地设置在非公众客户市场主管部门)、将领先的集中IT能力通过新开发的VOP平台向虚商开放以及在运营中心建立专门服务虚商的日常运营团队等举措。

基于此,工信部电信管理局曾在数月前对三大运营商下发文件,督促三大运营商抓紧做好移动通信转售业务号码有关局数据制作工作。

“未来5G一定是垂直领域的蓝海,这个领域一定会有独角兽企业诞生,联通愿意做独角兽企业的孵化器。相信未来独角兽有可能是社会上的一些企业,也不排除有在座的各位虚商,转售企业一定要充分发挥自己的优势,关注行业的解决方案。”周仁杰说,“现在我们和上下游一起在全国范围内开展独立号码的销售,可以说已经形成了产业链。中国联通第一时间向工信部提出诉求,现在工信部也有各个方面的考虑,后续和大家的共同努力下争取把工信部的牌照问题解决,尝试着进入这个蓝海。”

解决码号资源问题,除了需要基础运营商的大力支持外,监管部门的顶层设计也必不可少。中国联通监管事务部总经理周仁杰透露,在号码配置上,中国联通致力 于公平、合理、动态分配有限的首批1000万1709号码,据悉,联通向工信部申请后续4000万码号资源,已经获批2000万。周仁杰表示,监管部门需 完善相关监管政策,在顶层设计上全面考虑解决移动通信转售业务发展中出现的码号资源问题,推动各大银行和互联网公司对转售号码进行识别。

更为重要的是,联通选择了适合虚商业务创新的资源池模式,与其相应的简捷计费模式也让系统对接更为简单,便于虚商业务快速上线,并为其业务创新创造了条件。

有业内人士分析指出,此番2000万新码号资源的注入,有望带来虚商用户数的爆发。对于蜗牛、苏宁、国美,以及阿里、京东、迪信通、远特等发展相对较快的企业而言,联通此举可谓解除了他们170产品供不应求的燃眉之急。在目前已出现百万级用户虚商的基础上,500万、甚至千万级虚商也有望最终在市场里出现。

不可片面追求数字,纵容 “黑卡”蔓延

这让联通虚商业务创造了诸多我国移动转售第一(2013年11月,第一家开始制作170码号数据;2013年12月,第一家与转售企业进行系统对接;2014年3月,打通业务内第一个170测试电话;2014年5月,在业内第一家正式规模放号;2014年11月,在业内第一家转售用户超百万;2015年8月,在业内第一家转售用户超千万;2015年11月,在业内首先达到单月结算收入破亿元)。

“新码号”入库“为虚商发展提供了”弹药储备“,但在转售试点期到来前,虚商行业要想摆脱目前两极分化的局面,形成行业的整体爆发,更需要在产品、品牌和市场操盘上做足内功。毕竟,拿货只是开始,卖货才见真功。”分析指出。

近年来,通信行业时不时会遭遇社会诟病,比如垃圾短信、骚扰电话等,其中一个重要元凶就是“黑卡”。

虚商还需在创新上下功夫

所谓“黑卡”有两种类型:一种是没有登记身份证信息,另一种是冒充他人身份登记。

虽然虚拟运营商此番获得了2000万的码号资源,且虚拟运营商和基础运营商在创新层面让消费者得到了实惠,但业界指出,要想在市场中找到核心竞争力,虚商还需将创新的步子迈得更大些。

从今年1月1日起,工信部、公安部、国家工商总局在全国联合开展为期一年的电话“黑卡”治理专项行动,并要求电信企业到今年年底用户实名登记须达九成以上。

目前,蜗牛“零月租、无套餐、余量不清零”的免卡、“懒人计费”的阿里亲心卡、网购返利的京东通信170卡,虚商的出现让手机卡有了更多创新,以往“千呼万唤出不来”的人性化手机卡逐渐成为现实。

根据三部委给运营商下达的内部文件,在电话“黑卡”专项治理行动中,运营商应核实用户身份信息准确性,对于“违规用户”,运营商可限制对其提供通信服 务。三部委联合启动“黑卡”治理专项行动后,三大基础运营商正在紧锣密鼓地严格落实实名制工作,并建立了严格的责任追究机制。在这个过程中,刚刚起步的虚 商也绝不能例外,绝对不能为片面追求数字而纵容 “黑卡”蔓延。

业内分析指出,在国家推进“互联网 ”的当口,手机游戏、智能家庭、企业信息化集成以及电子商务、互联网金融等领域都为虚商提供了很大的创新空间和业务增长点。“在目前微创新的基础上,融合互联网思维,推出更多独具一格、难以借鉴的产品,虚商才能迎来更大的发展。”

如果说在品牌建立、业务推广、资费方案等方面,虚商们可以动点脑筋,说得花哨一些,弄得炫目一些,但是“黑卡”是高压线,千万碰不得,必须严格按照监管部门的要求来办理。

虚拟运营商的发展目前低于预期,究其原因,号码资源并非是首要困扰。很多企业拿到牌照后,至今仍未开启业务,主要原因是没想清楚业务模式,宁可静观其变,也不敢轻举妄动。

有业内人士指出,由于批零倒挂问题的存在,虚商批发价高于基础运营商的零售价,如果只是简单的资费复制,虚商没有竞争优势。这就要求他们细分市场,通过差异化产品和服务去赢得用户,特别是针对基础运营商的短板去寻找市场空间。

“目前虚商里做得比较好的,像蜗牛、苏宁、国美以及阿里、京东等很多企业,要么是耕植于互联网多年,要么线下渠道实体店很强,在互联网思维、渠道能力与通信的结合上,他们比起基础运营商更加灵活多样。”

此前举行的2015中国虚拟运营发展论坛上,中国移动市场经营部渠道管理处处长侯广吉就曾坦言,基础运营商虽然规模庞大,但在差异化运营、增值服务等方面还存在很多短板,也需借助转售企业力量,实现能力补强。而把握基础运营商“需求”、基础运营商的“短板”或是转售企业切入的契机所在。

本文由一分钟一开的彩票平台发布于通讯产品,转载请注明出处:想要发展好,成立更加大的正业价值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