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列展品逾百件价值两千万,成南红市场

礼品网】

图片 1 南红

图片 2

2016年5月31日,深圳瑞德南红珠宝有限公司在罗湖水贝“珠宝总部基地”――富基帕克国际举办了隆重的开业仪式。二周之前,南红被定性为玉石。国土资源部珠宝玉石首饰管理中心、全国珠宝玉石标准化委员会在全国石英质玉石名称标准研讨会上批露:南红成为一个独立的品种正式列入国家标准《珠宝玉石名称》。这意味着,国家发出“文头文件”为南红“提名升位”;南红将与翡翠、和田玉并列玉石界“三强”;“封位晋身”带来的一个的好处将是南红的商业价值大大提升。瑞德选择此时召开“南红珠宝时尚化”新闻发布会有何玄机?瑞德到底是家什么样的公司?有何实力背景?

  来源:东南快报  

顾客参观

据瑞德珠宝创始人郭性汶介绍:他是贵州大学地质系毕业,曾经做过公务员,也在野外采过矿,后来下海从商,从事过很多行业的投资,最后归结于矿产,业余时间写诗,自称“左手挖矿,右手写诗”。与玉结缘,纯粹偶然。“家姐知道我酷爱奇石,所以每到一地,必认真留意而搜集之。大四上珠宝课时,知道凡宝石级石头,必有贝壳状断口,由此邂逅梅花玉。而数年前被母亲当作废石扔掉的一大袋南红,成为了我与南红结缘的最初机缘。人类与红的渊源似乎是宿命的,要不就不叫‘红尘’了,我与南红的渊源似乎也是宿命的。”或许这就是机缘。

  珠宝玉石界,南红是一支后起之秀。从2009年凉山南红被发现到今天,短短8年,被称为“赤玉”的南红像坐上了直升机,从十几元一克到数千元一克,价格涨幅何止百倍。从各媒体发布的2016年收藏趋势报告来看,南红所占市场份额已逼近翡翠、和田玉等玉石“大神”,大有三分天下占其一之势。

11月3日,国内绿松石收藏界顶级品牌“玉道”国内第九家店、湖北首店,在十堰万达广场国际绿松石珠宝城开幕。开业当天,店内共陈列了包括绿松石、和田玉、南红等在内的摆件、雕件、珠串、银饰镶嵌类作品数百件,总价值达到2000万。

自从几年前与南红结缘,爱上了南红,郭性汶将大部分的资金与时间用于收集国内最优质的南红原料。据郭私下透露,目前国内最优质的南红原料都在“郭与郭的熟人朋友圈内”,瑞德南红可以说是中国南红的“隐形冠军”,如果他说是市场南红第二,无人敢说是市场第一,这也许就是瑞德敢于此时“亮剑”的底气所在。当下,中国珠宝江湖英雄辈出,深圳珠宝圈群雄逐鹿,瑞德南红有何利器,问鼎江湖?据郭性汶介绍,瑞德南红定位做一家“有态度、有温度、有深度”的珠宝公司,其核心竞争力体现为“五个第一”,即第一家提出原料――精品代码化。即为所有南红原料进行分级编码,所有出品的南红原料均有“身份证”与“护照”,可以追溯到原产地。第一家提出制造――加工钻石化。瑞德南红将在加工制造环节引入钻石切割技术,4C的质量标准,提升南红制造的工艺水平,做到精品“三零主义”――零缺限、零瑕疵、零隐患。第一家提出设计――名师名匠化。与国内顶级的珠宝设计大师与玉雕界的工美名匠鼎力合作,将用超越自我的职业品质,恪守严谨的专业良知,耐心、专注、坚持的实践态度,诠释“匠艺精诚、臻于至善”的工匠精精,推动南中国珠定制进入“创新时代”,终结“山寨上的中国”。第一家提出南红――珠宝时尚化。目前,南红产品还局限于“文玩圈”养在深闺人不识,瑞德将致力推动南红的“珠宝时尚化”,将产品当作品,注入时尚,注入情感,注入温度,按用南红“红、糯、细、润、匀”特性,嫁接相应的珠宝配件,充分释放南红本身自有的“灵性”。第一家提出诗营销――诗意故事化。如果说光影是钻石的灵魂,那么色韵就是南红的本质。瑞德南红不走大众化的营销之路,为每件作品配一首独一无二的诗与故事,定位于拍卖行与高端会所,还南红“本性本色”,让最合适的南红珠宝邂逅最合适的人,红颜知己与蓝颜知音同频共振,碰撞出美丽的火花。

  玉石界同样表现抢眼的还有江湖地位更老牌的绿松石。因为原矿基本被垄断,以及加工工艺的进步,过去主要作为配饰的绿松石,这几年也渐成“新宠”,价格涨幅明显。无怪乎有行家近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总结,南红和绿松石堪称近年来最值得关注的玉石品类。

图片 3

瑞德南红能否凭借独特的“五化”理念,在南红江湖中开辟出“新蓝海”,我们拭目以待。

  坐上价格直升机:南红上演传奇

据了解,全世界70%的绿松石产自我国,而中国90%以上的绿松石产自十堰,尤其以郧县、郧西、竹山最为集中。“玉道”创始人姚欣介绍,“玉道”对绿松石的选择有“三无”的要求:无铁线、无裂、无白点。仅这三点要求,就已经将市场上90%以上的原料拒之门外。

  三四年前,可能还有人会问南红是什么,但如果今天还不知南红为何物,那基本也就不好意思在收藏圈里混了。

图片 4

  跟翡翠、和田玉等玉石界的中流砥柱不同,南红一脉在历史上有过明显的断层。上溯历史,云南博物馆馆藏的古滇国时期的南红贝币,距今3000年以上,此外,出土的战国墓葬中也有南红串饰。因为色泽艳红,质地细腻,南红被称为“赤玉”。古人还以之入药,养心养血,有种说法是佛家七宝中的“赤珠”指的就是南红。满清皇室笃信藏传佛教,北京故宫的清代南红玛瑙凤首杯十分精美,是研究古代南红制品、雕刻件绕不过去的馆藏。

玉道十堰店董事长胡乾表示,“玉道”湖北首店之所以选址十堰,首先是因为这里是绿松石原料的主要产地,其次是因为十堰万达广场国际绿松石珠宝城是一个绿松石高端专业市场,容易形成产业集群效应。“‘玉道’的产品,在中低价位上比市场上同等级的更有价格竞争力,而在高端产品上,市场上根本找不到能够与之匹敌的。”胡乾对“玉道”在专业市场的定位和未来发展很有信心。另悉,明年,“玉道”将在武汉开店。

  然而南红的矿藏资源有限。经过数千年的开采,南红老产地云南保山在清乾隆年间就几乎绝矿,之后的数百年,南红只偶尔出现在喜欢玩老珠子的人手中。直到2009年四川凉山南红被发现。

图片 5

  “凉山南红的发现是有标志意义的。”五年前在宁波第一家专业做南红生意的林可方告诉记者,是凉山南红让南红重新“红”了起来,“原来人们以为南红只在保山有,没想到凉山彝族自治州也有南红矿”。换种角度说,是凉山南红的崛起顺势带动了保山南红重新进入大众视野。

我国玉石在翡翠、和田之外,尚有一红一绿。这绿的自然是指绿松石,这红指的是南红。近年来,南红和绿松石价格均一路走高。如果说南红的走红,“料”的发现比较重要的话,那么对江湖地位始终很稳固的绿松石来说,“工”的进步则是带动其新生的主要原因。

  “保山料数量少,裂缝多,前人开矿难度大、技术不高,所以有‘无裂不保山’的说法。”但因为历史渊源深,在真正的藏家眼中,保山料仍有很高地位。市面上保山老料极为珍稀,一颗直径1.5厘米的没有裂痕的保山珠子能卖到七八万元。而凉山料因为技术进步,开采比较完整,质量好的原石相对更多。

图片 6

  “作为玉石的一种,南红的硬度和韧度堪比和田玉,适合雕刻。且南红成品很显工,细节直观,很容易看出雕工师傅的手艺好坏,不像和田玉有时会反光,欣赏难度大。”林可方说,好料、好工,再加上中国人喜欢的大红色,南红的走红并不意外。

绿松石是玉石界的老面孔了。根据考古发现,绿松石的使用最早可追溯到7000多年以前的裴李岗文化。随后,在红山文化、大汶口文化、良渚文化和广东的石峡文化等遗址中,均发现了绿松石饰物。我国玉文化源远流长,而绿松石几乎贯穿了整个玉文化的发展。

  据林可方介绍,南红在玉石收藏市场所占份额从可以忽略不计到去年媒体统计的20%以上,变化就是在这四五年间。在他印象中,南红最“疯狂”的一年是2012年,从十几元一克卖到了2000元一克。从2013年迄今,价格也一直保持直线上升的态势。如今,因为认识到南红价值的人越来越多,好的原石逐渐稀缺,有时候“料”的价格甚至比成品更高。

图片 7

图片 8绿松石

近年来绿松石加工工艺的进步成为其价格上涨的助推剂。“玉道”旗下专攻玉石雕刻的品牌“玉道·方光勇”主理人方光勇介绍,从硬度来说,绿松石是极好的雕刻材料,雕刻件的质感甚至要超过传统的和田玉、翡翠等玉石。

  搭上顺风车:绿松石的复兴

图片 9

  玉石市场,一看料质,二看工艺。如果说南红的走红,“料”的发现比较重要的话,那么对江湖地位始终很稳固的绿松石来说,“工”的进步则是带动其新生的主要原因。

近年,随着包括方光勇在内的一大批玉雕大师的涌现,结合北工的大气以及南工的柔美,精品绿松石雕层出不穷,使过去主要作为配饰的它,一下提高了价值档次,引领了绿松石的收藏潮流。

  绿松石是玉石界的老面孔了。据考古发现,绿松石的使用最早可追溯到7000多年以前的裴李岗文化。随后,在红山文化、大汶口文化、良渚文化和广东的石峡文化等遗址中,均发现了绿松石饰物。中国玉文化源远流长,而绿松石几乎贯穿了整个玉文化的发展。在我国,绿松石与新疆和田玉、河南独山玉、辽宁岫玉有“中国四大名玉”之称,足见其江湖地位。

图片 10

  绿松石的价格是在2013-2016年间突飞猛进的。绿松石原属国家控制开采的资源,因盗挖盗取严重,后来不得不封矿。2013年,绿松石的4个原矿开采权被公开拍卖,价值几亿元的开采权被整个买走,之后,原料价格出现了快速上扬乃至飙升的行情。

“玉道”十堰店还引入了“玉道”旗下“玉道·瞎玩手工”和“玉道·一丁工坊”两个品牌。通过珠子配饰以及银饰镶嵌等产品类型的补足,最大化的让受众能够以更合适的价格买到更年轻、时尚的绿松石产品。

  此外,绿松石加工工艺的进步也成为价格上涨的助推剂。国家注册珠宝玉石质检师邓谦出版的《绿松石辨假》最近荣获“2017年国土资源部优秀科普图书”称号。他在接受采访时即说:“从硬度来说,绿松石是极好的雕刻材料,雕刻件的质感甚至要超过传统的和田玉、翡翠等玉石。近年,随着苏州工、北工及一些绿松石玉雕大师的出现,精品绿松石雕层出不穷,使过去主要作为配饰的它,一下提高了价值档次,引领了绿松石的收藏潮流。”

  绿松石硬度高,被称为半宝石。从古至今,绿松石的形制大多为珠、串、片等,好材质的绿松石才用来作为戒面进行镶嵌和雕刻。随着现代雕刻工艺的精进,各级绿松石雕件层出不穷,“后天”的人工进步赋予绿松石新的生命。

  收藏南红的林可方同时也涉足绿松石,他熟悉的一些玉雕大师既会雕南红也会刻绿松石,如方光勇、陈雷、豆中强。方光勇从事玉雕行业十多年,作品以北工为表现形式,兼具南工的灵动优美,南北借鉴融合,传统与时尚元素相结合,很受一些明星喜欢。豆中强善于仿古,是苏州工的代表,每个细节都亲力亲为,也有很高的知名度。“好的工匠师的雕刻价格也在逐年上涨,甚至有的雕刻价已达到千元乃至万元每克。”

  “好料 好工”成就精品

  就玉石精品而言,好料与好工缺一不可。今年3月29日,被新浪评为“2016最具收藏投资价值品牌”的“玉道”网络直播了一场绿松石手镯开料活动,实时收看人数超两万。

  玉石赌性大,一块初看质量不错的原石一般能保持一定价格,但如果选择把原石开出料来,就要冒一定的风险。“玉道”选择开的原石是绿松石标号为秦古808的矿料王。顶着风险、不负众望,十几分钟的开料过程竟切出一对57mm口径的绿松石手镯,无论瓷度、细度均达到了顶级,填补了“绿松无镯”这一空白。这一“事件”也进一步带动了绿松石的名气。

  看一件绿松石是否贵重,可以从颜色、质地、净度、特殊花纹、体积以及加工工艺等这些方面去观察。颜色鲜艳,质地细腻,无瑕或少瑕的绿松石,如果再配上精美的雕工,收藏价值自然就高。

  属于南红的“好事”也不少。去年5月,全国统一石英质玉石名称标准,正式将南红以独立的品种列入国家标准《珠宝玉石名称》。从此南红告别了通俗所说的“南红玛瑙”身份,进入地位更高的玉石行列,其收藏热度也随之高涨。去年是珠宝玉石行情较差的一年,而南红不跌反涨。今年5月刚结束的上海国际珠宝展上,南红几乎一枝独秀。

  那么,连续上涨多年后,南红的身价还有进步空间吗?业内人士分析,从市场份额看,南红与翡翠、和田玉三足鼎立的大势已定,但在身价上,南红比后两者似乎还少一个零。数百万元一件的南红制品已属顶级,而翡翠、和田玉的高位或在千万元以上。虽然从历史地位看,南红很难同后两者比肩,但在本身质量得到保证的情况下,中高档制品的上升空间仍然值得期待。

  另外,和绿松石相同,南红的工艺雕刻费也在逐年上升,“料价”与“人工价”双双在涨,似乎没有理由不看好这对“红配绿”——玉石界两架“战斗机”的未来。

本文由一分钟一开的彩票平台发布于礼品工艺品,转载请注明出处:陈列展品逾百件价值两千万,成南红市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