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宝店里的香港,礼品资讯

礼品网】

原标题:意生浪漫 璀璨芳华 吉盟珠宝意式风情闪耀2018深圳珠宝展

        深圳水贝,珠宝产业聚集地,2008年-2012年可谓是水贝珠宝发展的鼎盛时期,原有的珠宝批发市场和物业显然不满足当时狭小的空间,那时的信号就是,有多少物业就能铺满多少商户,在长久利益和城市更新的双重动力推动下,贝丽北路沿线的几家珠宝玉器批发市场,迅速整合资源,推动原有物业升级改造,一时之间,大小商户被迫另寻出路,从而造就了珠宝产业在水贝的扩张布局,原来的聚集一点,转而成为铺开一片,水贝周边临时改造的中小珠宝批发市场,一时成了香饽饽,田贝四路南北,贝丽路东西,围在翠竹路和文锦北路这个田字格里的各种门面瞬间被珠宝公司吞噬。

香港大学副校长吕大乐曾和台湾友人开玩笑,“你们一年的陆客人数,大概只等于香港年初一到年初七而已。”

3月8日,江门市江海区区委常委刘兵,江海区副区长王长青等领导一行至水贝国际珠宝交易中心参观调研,水贝珠宝副总裁蒋宏凯陪同参观。双方并就引进水贝珠宝先进的经济运营模式和优势行业资源等相关内容简要交流。

图片 1

       记得当时我也在一家行业媒体就职,每天开业的公司数不胜数,我们的媒体记者和外勤人员都有点忙不过来,网站内容也全是各个公司盛大开业的文章。闲暇之时议论的也是某某珠宝公司几百万拿下某个街边面馆或者五金店,而转让费也是没有最高只有更高。

吕大乐着有一本书,叫《四代香港人》,在五六十年代移民到港的第一代人眼中,香港只是一个不得已的穷白避难所。而今,经过两地旅游业的共同努力,内地和香港已经成为全球数得上的双向客源市场。

图片 2

在2018深圳国际珠宝展览会上,GMOND吉盟珠宝以“意生浪漫 璀璨芳华”为主题闪耀亮相,呈现品牌充满意式风情的独特魅力。精心规划的展位、详实周到的介绍,无不让来宾感受到GMOND吉盟珠宝的细致用心和尽善尽美。

       如今你还曾记得“宝琳珠宝交易中心”、“东方珠宝广场”、“欣欣珠宝交易中心”、“钰田珠宝交易中心”、“万国汇”、、、、、、他们是水贝发展的产物,更见证了水贝的辉煌,水贝珠宝发展有它们的贡献,然而他们现在被默默淡忘,甚至消失。

国家旅游局局长邵琪伟曾披露一组数据,从1997年到2011年,内地居民赴港旅游人数从236万人次增长到了2810万人次,香港同胞赴内地旅游人数从3977万人次增长到了7936万人次。

图片 3

       2012年-2014年基于前期的发展和繁荣,大批投资客都在水贝下了注,水贝的地被炒作的都贵不可攀,谁来接盘,还是崩盘,有些人笑了,有些人和我们无缘了,那时候的水贝,是病态的水贝,所有的从业者的心都是沸腾的,直至经济下滑这盆冷水泼下,他们才感觉到自己貌似有点冒进,接下来便是挣扎,有的倒下,有的勉强撑过危机,却再也无力折腾,水贝难得恢复了平静。

内地人对香港印象的惊叹,很大一部分停留在尖沙咀、旺角每隔几步就可以看到的一家周大福、六福或者周生生,店内橱窗里的珠宝光彩夺目。

意式风情展位

       几年过去了,原有的物业升级改造基本完成,他们将以新的姿态卷土重来,以全新的环境,高大上的配套设施,完善的服务管理,吸纳周边商户入驻,当然与之所想不符的可能是跌了又跌的租金。

2018年年末市场环境不理想时,中国进口量急剧下降,唯独香港对内地的出口量,独树一帜,2018年12月,这个数字增加了一倍多,高达12亿美元。

图片 4

图片 5

在这些进出口数据里,各种宝石占了进出口总额的53%。

领导合影 中国珠宝玉石首饰行业协会常务副会长孙凤民、国土资源部珠宝玉石首饰管理中心主任叶志斌、中国珠宝玉石首饰行业协会会长徐德明、原国土资源部部长中国珠宝玉石行业协会名誉会长孙文盛、吉盟珠宝董事长陈亿斌、深圳市黄金珠宝首饰行业协会会长杨绍武(从左至右)

金展珠宝广场

图片 6

图片 7

图片 8

吉盟珠宝董事长陈亿斌先生向原国土资源部部长中国珠宝玉石行业协会名誉会长孙文盛等领导介绍水贝国际

水贝金座

在香港,有人的地方就有珠宝行。

吉盟珠宝董事长陈亿斌先生陪同原国土资源部部长中国珠宝玉石行业协会名誉会长孙文盛等领导参观吉盟展位,并介绍吉盟独资新建的水贝国际中心,大厦正在火热招商中,已有部分意向客户进行了招商登记。

        2017年,对于水贝来说又将是不平凡的一年,水贝金展珠宝广场的开业,以及水贝金座、兴隆玉器交易中心等的建成和投入运营,新一轮的物业竞争即将上演,产业集中化,是未来的趋势,但是产业过剩和目前珠宝品类同质化使得各企业竞争激烈,商户入驻何以长存,这不仅是企业的自己的事,也是物业服务竞争的核心。

2007年,香港国际珠宝展会上,贸发局珠宝咨询委员会主席陈圣泽说了一句话:“香港作为亚太区的珠宝采购中心,珠宝业发展蓬勃,去年的贵金属、珍珠及宝石首饰出口总值约37亿美元,升幅达13.7%。”

图片 9

        那么,新物业陆续投入运营,作为水贝珠宝发展过渡期的中小物业又将何去何从?一味的降租减租肯定不是长久之计,物业升级必将赶出商户,出去的商户又会再回来吗?又拿什么和新物业去竞争?对于新物业的投入运营,作为商户恐怕也得三思,前景、出路……

截至当时,香港已有1000多家珠宝制造公司,从业人员数万人。

图片 10

在房地产扣住经济命脉之前,香港的珠宝行风头无两。

浪漫舞蹈

2003年,香港回归的6年后,对内地的游客开放了自由行,也开启了香港珠光宝气的时代。

现场还请到著名国标舞舞者带来浪漫的舞蹈,悠扬的音乐与舞蹈相得益彰,让来宾沉浸于吉盟所打造的优雅氛围之中。

在《联合报》一篇关于香港回归20周年的文章中,一位香港青年谈到20年间香港已经随着内地的游客发生了悄无声息的转变:“地价、租金都不断刷新,老店、小店不堪负荷,街道都成了连锁店。”

图片 11

变化之中,内地游客们奔赴阔别了几十年的香港,消费的洪水也找到了一个宣泄口,比如“三趟快车”和“东深引水”两大工程让香港的民众吃饱穿暖之后、因豪门阔太们按捺不住钱包,兴起的金商银铺。

图片 12

去香港,买珠宝。

原创产品

吕长乐开的香港和台湾关于内地游客的玩笑,不是玩笑。

多年来,GMOND吉盟珠宝一直凭借强大的品牌优势获得市场的一直认可,其中,独具特色的优质产品广受消费者好评。展会现场,吉盟的众多原创新品也一一呈现。

交通观光局曾统计,台湾陆客人数2015年时达到最高峰,有418万人次,但和香港比起来,还是“小巫见大巫”。

图片 13

2003年香港开放自由行之后,当年旅客人次就达到了847万,之后一路暴涨,2006年达到2500万,入境旅游相关的总开支达到了1194.3亿万港元。

火热的加盟洽谈区

为此,深港之间诞生了一批又一批的“水货客”,他们往来于香港和深圳之间,从香港采购珠宝,送往深圳。

在珠宝展第一天,就有50多位意向加盟客户前来咨询洽谈。GMOND吉盟珠宝拥有18年丰富的实战运营经验,打造了标准化的管理模式。多年来以“为顾客提供百店如一的消费体验”为目标,从2007年开始建立标准化运营体系,目前已经围绕人员、货品、店铺建立了标准化终端管理服务体系。每年帮助近300家终端门店,超过2000名终端门店员工和基层管理人员提升业务水平,并通过考核与督导机制,在所有的终端门店落实执行。

香港珠宝业的市场“增幅”有目共睹。

十多年来,吉盟一直在发展中求变化,伴随着深圳城市更新改造的需求,吉盟积极参与推动位于水贝的深圳市黄金首饰产业集聚基地的升级改造工作,由GMOND吉盟珠宝与深圳国资委下属企业特力集团联合投资兴建的水贝金座大厦已于2016年投入使用,并成为吉盟总部新办公场所。同时,吉盟独资兴建的水贝全新地标性建筑——集商业、办公、公寓于一体的水贝国际珠宝中心大厦也将在水贝矗立。

2006年对于香港逐鹿珠宝的商人来说,是一个幸运年。CEPA(《内地与香港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的新条款中,有一条格外惹人注目,所有原产于香港的产品,包括珠宝,均可免关税输入内地。

未来,GMOND吉盟珠宝将继续建设全渠道发展战略,以市场为导向,以产品、服务为基础,不断突破创新,满足消费者对珠宝的极致追求与至美体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栽好梧桐树,引得凤凰来。

责任编辑:

深圳渔村中有一块水洼,曾籍籍无名。皆因毗邻香港,而今成了一块风水宝地。

水贝。

20世纪80年代初,香港经历第二次经济转型,许多珠宝商开始将其工厂和厂房迁移到深圳。同时,政府开始在深圳试行新的黄金交易政策。民营企业在20世纪80年代末期到21世纪初期经历了一段快速增长期,GDP由1979年的196万元增长到2013年的16000.2亿元。

1988年,香港珠宝制造业厂商会成立,港商落户深圳水贝,并致力于将水贝打造成“香港馆”。但90年代初期,水贝仅有10家左右的珠宝企业。

香港楼市的火热,推动了地皮价格的涨动。政策优惠、地理优越使得水贝迅速形成了承接香港、东南亚产业转移的洼地效应,珠宝商们蜂拥而至。如今,香港本土的珠宝代工工厂已销声匿迹。

因区域布局形似项链,水贝又被称为“项链街区”。不到1平方公里的园区,亩产近6万件珠宝首饰,宝气袭人。

2003年时,政府吸引300多家黄金珠宝企业进驻水贝,形成聚集势头。2004年,在政府主持下,水贝珠宝产业聚集基地挂牌成立。

如今,水贝珠宝聚集基地共有黄金珠宝企业4000多家,年营业收入1000多亿元,专业珠宝交易市场28个,从业人员8万多人。

一个很有意思的事实是:可能很多人不知道,自己所购买的珠宝,有一半或都产自深圳罗湖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工业区——水贝。

香港的宝石多以原石的姿态从印度、比利时、以色列来到香港,深圳是最重要的一环,在这里,原石被切割加工,再运至香港售卖,几经辗转后,珠宝回到了内地游客的手中。

有业内人士这样评价过水贝:“珠宝圈的人都知道,水贝的珠宝供应至全国乃至世界,别说香港了。”

坐落于深圳罗湖区水贝四路万山珠宝园的金百泰珠宝首饰有限公司,其董事总经理赵彬有这样一句名言:“只要是你知道的国际大品牌,包括香港品牌,我们都为他们做贴牌。香港的品牌包括周生生、周大福、谢瑞麟等。”

香港的珠光宝气,并不止于香港。

2018年6月,一批作家到广东采风,途径深圳罗湖区,在参观了水贝的“珠宝展”之后,采风团顾问陈世旭即兴挥毫,为水贝写下了四个大字:“珠光宝气”。

珠宝行业是暴发户,不是常青树。

2006年幸运年之后,香港珠宝业曾遭遇过一次寒冬。2008年,百年一遇的金融海啸,一踏入2009年,香港的珠宝行业开始急剧萎缩:订单急跌,外部需求断崖式减少。

香港珠宝制造业商会表示,“欧美市场订单在2009年头两个月的洽谈近乎停止,或者落单时只会支付小部分金额。”

2009年1月至7月,香港珠宝首饰的总体出口值为185.29亿港元,较2008年同期大幅下滑28.1%。对比同一时期的香港整体商品出口货值下跌的11.7%,珠宝业下跌尤其严重。

在金融危机的浪潮面前,珠光宝气只是禁不住折腾的一片小水花。

图片 14

香港宝石出口内地变化(数据来源:加拿大皇家银行资本市场)

但这片水花里,还有另一番景象。在欧美客户数量锐减的情况下,中国内地的买家却有12%的增长量。

根据2009年8月份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中国的批发和零售业中,金银珠宝类商品零售额增长15%;另外,世界黄金协会也表示,中国在2009年第二季度的珠宝需求较上年同期增长6%。

香港的珠光宝气,在寒冬中的异军突起。

2014年,中国内地的外贸数据十分惹眼:进出口美元值同比增长11.3%,出口同比增长15.3%,进口同比增长7%,不仅是当时外贸增速的高点,全球范围来看,也是制高点。

同年9月,内地对香港出口猛增34%,贵金属首饰出口激增6.8倍,加工贸易进出口增速接近20%,这对当时处于换挡期的中国外贸发展来说是极大的亮点。

在这些进口产品中,珍珠、宝石和首饰这样的奢侈品引人侧目。

尽管这类奢侈品的进口值占进口总值比重仅为5%上下,但9月、10月其进口值同比增速高达5.9倍和3.3倍,对总体进口的贡献率接近了75%。

如果去除掉这类奢侈品的进口,中国进口总体增速在9月、10月只有区区0.2%和0.9%。

奢侈品的亮眼数据让人不解。

同样波动的是2016年,香港对内地的宝石出口额大增。那一年,宝石占香港对内地出口额的比例高达90%。

当时大众面对的是人民币汇率迅速走贬,外汇储备也大幅下跌的情况。

回到2018年,同样是在珠宝行业的寒冬之下——全球最大的钻石生产商De Beers财务数据显示,在2018年第7个销售周期内,其全球钻石原胚销售额比上一周减少5.5%,较2017年同期的5.07亿美元下降0.4%。这是De Beers自2016年公布相关销售数据以来表现最差的一个周期。

在2017年,周大福就有寒冬征兆,当年全年营业额512.46亿港元,同比下降9.45%。周生生虽然本地零售额自2017年回稳,但零售市场仍大不如前,很难重振,零售店接连倒闭。

而在尖沙咀、旺角每隔几步就可以看到一家周大福、六福或者周生生的闹市,外币兑换店的数目也与日俱增。

这就是这个时代的香港故事。(文/袁雨薇 编辑/孔如也 来源/投中网旗下偏见实验室)

本文由一分钟一开的彩票平台发布于礼品工艺品,转载请注明出处:珠宝店里的香港,礼品资讯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