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假商标纠纷不断多年,再次创今年内新的高峰

礼品网】

图片 1

斑马消费

11月29日,周六福珠宝品牌代言人蔡少芬签约发布会在求水山大酒店宴会厅隆重举行。深圳市黄金珠宝首饰协会秘书长郭晓飞、政府领导、周六福全国加盟商、行业内外主流媒体及周六福全体员工出席了本次活动。当晚,蔡少芬亲临现场,与大家共同见证周六福的缤纷时刻。

在证监会新核发3家IPO批文的同时,作为后备军的IPO预先披露栏目也随之进行了更新,单日涉及31家企业,再一次创下了年内单日更新量的新高,IPO总库存再一次得到了大扩充,不过相关的IPO总库存数据在近期已经没有对外统计披露。

周大福、周大生、周生生的“弟弟”周六福,也准备A股上市了。

图片 2

其中为大众所熟知的钻石镶嵌等珠宝品牌商周六福珠宝股份有限公司赫然在列,其由广发证券承保,拟在深交所中小板公开发行不超过5000万股,不低于发行后总股本的10.00% ,以募资10.90亿元用于发展营销网络建设项目、研发及品控中心建设项目、信息化建设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项目。

主打镶嵌类 力推加盟店两大“杀手锏”,让周六福的盈利能力和业绩增速足以吊打整个珠宝首饰界。但是,作为一家品牌商,周六福对其核心品牌商标的持有充满变数,全国各地“真假周六福”纠纷不断,将成为资本市场接纳周六福的最大拦路虎。

图片 3

周六福IPO聘请的会计师事务所正中珠江5月9日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同样为公司的上市之路增添变数。

周六福,由李伟蓬、陈创金在2004年创立于广东深圳,号称是集珠宝营销、研发、设计、制造、零售于一体的知名珠宝品牌,公司实际以品牌运营、款式优化、渠道建设为主,在生产环节主要采取委外加工的方式,在主营业务收入上以加盟模式为主,多年来公司聘请香港影星蔡少芬担任品牌代言人。

盈利能力何以秒杀同行?

图片 4

大家都知道,开金店不如卖盒饭。

截至 2018年12月31日, 周六福的自营店仅有9家,加盟店数则多达2781 家,报告期各期净增加店数分别为182 家、489家、529家,保持了较高的增长速度,并且主要分布在广东、湖南、福建、川渝等区域。

不仅大部分珠宝首饰上市公司不赚钱,很多公司连基本面都维持不下去,前有*ST赫美剥离每克拉美,最近金洲慈航又爆发债务危机。

图片 5

在这样的行业逆势之下,仍然有珠宝首饰公司冲击IPO。

在报告期内的2016-2018年,周六福分别实现营业收入约5.32亿元、9.62亿元、16.79亿元,期间对应的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0.56亿元、1.41亿元、3.03亿元,其中加盟模式在报告期内贡献的收入分别约4.74亿元、8.07亿元、13.23亿元,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的 比例分别为90.69%、86.45%和 82.18%。

5月10日,周六福珠宝股份有限公司披露IPO招股书,拟登陆深交所募资10.90亿元,主要用于营销网络建设和补充流动资金。

可以说,过去周六福一直在依靠加盟商赚钱,珠宝首饰的生产加工是对外委托,商品零售业是主靠加盟商,存在过度依赖“他人”的风险。而在本次IPO募资中,占比高达7.48亿元的营销网络建设项目,公司计划通过在A股市场融资后,新开1家展厅和60家自营店,以改变目前过度依赖加盟商为主的经营格局,壮大自营收入比例,增加企业自身的硬实力。

周六福2004年创立于深圳水贝珠宝首饰集中区。截止2018年底,公司在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拥有2790家珠宝首饰店,其中加盟店2781家,直营店9家,重点市场为广东、湖南、福建和川渝。

图片 6

2016年-2018年,周六福营业收入分别为5.32亿元、9.62亿元、16.79亿元,归属净利润分别为5565.82万元、1.41亿元、3.03亿元。

这种盈利能力和业绩增速,几乎秒杀所有同行!

周六福是如何做到的?

首先,公司旗下镶嵌类产品占据营业收入的绝大部分,素金类产品占比不到15%;镶嵌类产品毛利率高达26.39%,且不断上涨,素金类产品毛利率连年下滑,2018年仅为11.72%。

其次,周六福旗下绝大部分门店为加盟店,加盟板块完成公司营业收入的八成以上。公司一边收取加盟费(2018年特许经营费和品牌使用费合计2.43亿元),一边向加盟商出售珠宝首饰产品,转嫁经营压力。

主打镶嵌类 力推加盟店两大因素重叠,造就了周六福。

周六福在IPO招股书中披露,王凤清、陈清杰等家族控制的加盟店,进入公司前五大客户名单。这些大型加盟商与公司的合作,存在诸多管理风险。

斑马消费通过企查查发现,王凤清旗下拥有周雅福、卡依亚等“蹭名牌”品牌,已经注销的还包括周恒福、金多福、金大福;陈清杰曾拥有周天福品牌,目前已注销。

电商业务增长不易

近几年珠宝首饰行业不赚钱的主要原因在于门店租金的大幅上涨。

随着电子商务的发展,这些企业纷纷看上了电商渠道,有的自建电商公司,有的与电商代运营合作。

珠宝首饰行业的电商拓展始终不温不火,但周六福的电商增幅令人惊讶。

2016年-2018年,公司电商模式取得的营业收入分别为4202.67万元、1.08亿元、2.43亿元。2018年,公司电商业务子公司的净利润为1151.06万元。

虽然电商业务增势迅猛,但盈利能力并没有跟上公司的整体节奏,主要原因是电商销售以素金类为主,且运营成本高昂。

2018年公司素金类产品卖了2.35亿元,加盟板块卖了2622.69万元,自营板块卖了2.09亿元,而公司自营板块中接近九成由电商完成,所以公司素金类产品绝大部分都是通过电商渠道出售的。

斑马消费发现,随着公司电商业务的发展,相应的电商运营成本急剧增长:报告期电商平台服务费分别为8.89万元、263.63万元、560.93万元;邮运费分别为79.94万元、234.57万元、479.92万元。

遭遇“真假周六福”之困

周六福上游采购,中间生产环节大部分外包,且外包比例逐年提升,下游依靠加盟商,逐渐蜕变为一家珠宝首饰品牌商。

毕竟,周大福、周六福、周大生(002867.SZ)、周生生……这么多年下来,总算是有了品牌基础。

公司每年投入3000万左右的广告费用,请蔡少芬代言,营销活动不断,都是为了继续维持其品牌影响力。

不过,周六福也始终遭遇“真假周六福”之困。

2015年5月,香港周六福黄金钻石首饰集团、福建周六福黄金钻石首饰、东莞市高尚周六福黄金钻石(现已更名为“东莞市皇悦”珠宝)及其股东陈洪金、张文伯对周六福提起诉讼,要求确认原告对“周六福”这一商品名称具有在先使用权,确认“周六福”三个中文字不享有注册商标权,确认中文“周六福”不是知名商品的特有名称,而是经过众多企业和经营者共同使用已被公众普遍认为指代珠宝首饰商品的通用名称。目前该案件已合并到其他相关案件中。

因“周六福 ZHOU LIU FU”商标,公司与经销商张建斌家族已纠缠近10年。截止2018年底,张建斌及其关联店面起诉周六福尚未了结的案件有9起。

另外,斑马消费通过企查查发现,周六福有多起报告期内的诉讼并未在招股书中披露:

香奈儿诉美丽饰界、周六福侵害商标权纠纷案;香奈儿诉卡依亚(公司第一大经销商王凤清旗下公司)、周六福侵害商标权纠纷案;卡地亚诉金缘珠宝、燕青珠宝、周六福侵害商标权纠纷案;关晓彤诉周六福肖像权纠纷案等……

另外,在报告期内,周六福两次因违法违规行为被深圳有关部门行政处罚。

本文由一分钟一开的彩票平台发布于礼品工艺品,转载请注明出处:真假商标纠纷不断多年,再次创今年内新的高峰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